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 Powered by Discuz!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奶奶的笑容爷爷的酒
过年那几天,一大家子一起说说笑笑的时候,奶奶虽然在一旁包她的饺子,但也乐得哈哈大笑。奶奶的笑容如同灿烂的菊花。不,这样的比喻还远远不够,应该说,像金色的掌心托起了欢乐,托起了太阳,那仁厚,胜过天下所有的观音菩萨。只有爷爷稳坐木沙发上,不苟言笑,也一言不发。一个人,一杯酒,昏花的双眼老盯着今年的联欢晚会。那神情,随舞台的剧情起跌宕起伏,或独自发呆,或独自傻笑,间或独自小酌。馋嘴的好好猫爬上他膝盖,扯着爹声爹气的嗓门儿连声叫唤——也要!也要!爷爷不耐烦了,将它一脚掀开。训斥道:要要要!要遭打!春节放假一个周,一家老小打小麻将,杀家搭子,小孩子们村头村尾遍地乱跑,下厨做饭时,叔伯婶娘们争相显摆技艺,各自抖露绝活,饭桌上互相推杯把盏,欢声笑语。这个家,有爷爷在,有奶奶在,天天都是联欢晚会。阳春三月又回了一趟家。夕照雕花窗,紫燕绕画梁。冬天的火炉还发挥着余热,用以驱散最后的寒意。老屋静好,但却散了年味儿,没了年前那儿孙满堂的欢闹。奶奶蜷缩火炉边,一个人,捧着好好猫逗趣儿。奶奶摇着好好,一如小时候摇他。奶奶乐着对好好说——你要?你要?究竟要个哪样嘛!晚饭时分,爷爷回家了,爷爷似乎比去年衰老许多。祖孙三人围坐火炉,炉台上摆着奶奶炒的小菜,有香肠,有腊肉,有豆豉,有鲜笋,爷爷的筷子却在菜碟间徘徊,不知他在犹豫什么。哦!想起来了,老人忽然站起身子,迈着蹒跚的脚步,竟然从里屋提出一个酒瓶。这天的爷爷不再像以前那样一上饭桌就批评他和他父亲了,而是亲自斟上两杯发黄的老酒。——来来来,爷儿俩,喝两杯!两只酒盅,一句酒话,酒盅碰的叮叮脆响,满屋暮气因酒味添香。就那样三杯老酒下肚,老人脸上红霜,但又莫名其妙地叹了口长气,咳—— 奶奶给夹菜,爷爷给斟酒,都把孙儿宠得当上宾。看着奶奶的笑容,盯着爷爷的酒,他忽然感到一阵恐惧。再过些年辰,当两位老人离去后,再回这老家,但坐这祖传的老屋,可还有家味道?可还有幸福的感觉?就那样酒到兴头,脸面潮红,鼻尖儿一时酸酸的,不由得也学着老爷爷,摇了摇头。
钱明
肖德良
说遵义
化城
门图片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