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 Powered by Discuz!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我的老爸
          因为妈妈在二000年就被查出患重度高血压病,而后十八年一直被严重的心血管系统疾病困扰。所以我们那些年的注意力一直在妈妈身上,直到去年妈妈离世,我们才开始关注老爸。         老爸是1933年生人,今年八十有六,属鸡,是真正的“老”爸。因为心态好,身体也好,各项指标一直保持正常。         老爸的实诚,在原来的工作单位--------务川汞矿是出了名的。有一件事情能说明他的实诚,记得我5岁时,有一个矿工家里的老人来投亲,要老爸(当时是分管分配住房的福利科副科长)解决住房(当时住房十分紧缺,科级以上干部家庭是两间,其余人员家庭只有一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老爸也没有办法解决,就把自家的两间住房换给了这个矿工家庭。         孩提时常听妈妈说老爸是汞矿排名第二的老实人,我不相信还有比他更老实的,曾偷偷去查访那个妈妈口中排名第一的叔叔,想证实一下,不过没有成功。         其实老爸的人生经历颇为曲折,他出生在赣南农村,少年丧母。兄弟姊妹八个,他排行老大,七个弟妹是继母所生。尽管家境贫寒,但因为曾祖父是前清秀才,算是耕读人家,还是让他上了学。因为小学毕业考了全乡第一名,还被当时的民国政府县长接见。后来家庭实在负担不起,初中只读了一年(还是分两次读的)就回家务农了。就这点底子,解放后他还考上了师专。只不过他想为家庭分忧,放弃了这个升学机会。         老爸还参过军,只不过就在他们县里服役,其间积极报名参加抗美援朝,不过没轮到就停战了,没去成,退役后又回乡务农。而后招工进了当地的国有钨矿,当了一名井下工人。因为他的踏实肯干,加上他有文化,很快就升井干上了技术工种,当了一名柴油机工。         不曾想,因为在这个岗位上的优异表现, 1955年,才二十二岁的老爸先后两次被评为“江西省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应该相当于现在的“五四奖章”)。于是乎顺理成章地提了干(副科级),担任过团委书记、工会主席和车间主任等职务,其间又放弃了一次上大学的机会,还资助那个顶替他上大学的同事完成学业。         1965年,老爸响应国家号召,积极支援三线建设。千里跋涉来到贵州最偏僻的角落之一,现在被称之为“仡佬之源、丹砂之都”的务川县,在坐落于这里的务川汞矿继续他的革命工作。         我数不清老爸在务川汞矿任过的职位,记忆中有矿部的组织科、福利科、化验室的副科长,板场的医院书记,大坪镇的被当地人称作“车队”的供销运输科副科长(其间在一百里外的红丝知青农场当过几年场长)。         在务川汞矿,老爸革命工作的好运也到了头。先是文革时,老爸由于参加运动不积极,被打成“保皇派”,经常被拉去给“当权派”陪斗。加上1968年,祖父在江西老家,因为不堪忍受被批斗的凌辱,愤而自杀。这两件事的叠加,终于压垮了他这个一直只知道埋头踏实努力工作付出的正直实诚人,他内心崩塌了,被送进了医院。         而后在1982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干部的知识化、年轻化要求,让他这个只有革命化元素的“副科级”也干到了头。工作非常有原则性,没犯任何错误的老爸,被从副科长直接“踢”去做了公厕清洁工,应该是创造了一个务川汞矿的历史纪录。         四年后,新任矿领导于心不忍(还是讲良心的人多),老爸才得以换了岗位。换个一般的岗位就算了,没成想是去做汽车磅秤房,唯一的过磅工。那个年代在那个偏僻的地方,方圆几十里独此一家,是公认的肥缺。不过自从他的到任,以前货车过磅的“潜规则”被彻底打碎, 许多以前靠此损公肥私的人对他是恨之入骨。         当时承建矿山罗溪技改工程的贵州七冶公司,其转战全国各地的材料员,按惯例多次找他打通关节被拒,由衷地点赞他是“真正的***员”。1992年底,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地干了四十余年革命工作的老爸,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工作岗位,因年龄到点光荣退休。         尽管老爸只有小学文化,但却一直关心国家大事。让我特别感触的是,我读小学时,家境并不宽裕的他,就坚持长期自费订阅《贵州日报》等报刊,我也是受他的影响,从小养成了看报看书的习惯,视野没有被局限在矿山……         老爸是一个平凡的人,人生经历也是曲折起伏。但我从小到大,每次听他讲述他的工作经历时,总是能感受到他内心那份,因为亲身参与了新中国建设事业而产生的自豪感!受到不公时,也只看到的是他的坦然,从没有听到过他抱怨、责难。         父亲节到了,祝福老爸:节日快乐、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城教育
导超市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