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返回首页

钟世鹏的个人空间 http://0852.cn/?30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悼母文

热度 13已有 3908 次阅读2018-4-9 10:21 |系统分类:遵义文艺-散文

        亲爱的妈妈于一九四三年十月二十五日出生,于二0一八年二月初三日申时去世。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七十五年,虽不算高龄,但从二00二年在深圳第一次因高血压脑梗中风算起,作为医生所说的“高危病人”,顽强地坚持了十六年,也算没有遗憾。妈妈在最后的日子里,因严重的脑梗加心衰失去了意识,已没有任何痛苦,走时我们姐弟三人陪在身边,妈妈走得很安详。


        还是在二00三年,妈妈因药物中毒,第二次脑梗中风,当时昏迷了三日。在医院这三日,由于生死未卜,我一方面处于悲伤中,另一方面又时时祈祷。好在奇迹发生,三天后,强大的生命力让妈妈苏醒过来。病愈后虽然说话不太清晰,右手和右脚行动有障碍,但生活基本能够自理。


        半年前,妈妈第三次脑梗中风,虽抢救及时,但由于受多年的心脑血管系统疾病侵扰,语言能力丧失且半身不遂。妈妈的性格,喜动不喜静,喜欢热闹。特别喜欢与人打交道,且性子忒急。这半年由于卧病床榻,无法与人交流,真的是她人生中最苦闷的日子。


        妈妈出生在江西农村,由于我有一个精干的外公,加上只有兄妹两个,家境较为宽裕。妈妈幼时备受外公、外婆宠爱,长大后又有农活的历练,所以身体一直很好。妈妈卧床后,照顾她的阿姨几次感冒她都未受影响,我们都以为她能再坚持三、五年。未曾想到,一次重感冒引起的肺炎,会导致身体各系统的衰竭。说句实话,对于妈妈的离去,我们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各方面都显仓促。


        妈妈的一生,由于家庭的原因,虽心有不甘,但还是被迫做了一辈子的家庭妇女。对于妈妈这个“全职太太”,有几个谜题我一直不解。


        妈妈是1965年随爸爸从江西支援三线建设来到务川汞矿的,在矿山,像妈妈这种没有正式工作的家庭妇女占了一大半。但自己和孩子都没有城镇户口(我六岁那年落实政策才办好)的却很少见,要知道,那个年代,没有户口就意味着没有购粮本买口粮,也没有布票买布做衣服。第一个谜题来了,就是爸爸一个人的工资和口粮,六口人,十年,这道完全无解的算术题,妈妈是怎样一天天算下来的?我们看到的只是结果,就是全家人都没有被饿着、冻着。


        记得小时候老是听妈妈说“我们家孩子都是吃高价米长大的……”,一直不明白什么意思。现在知道了,高价米就是当时的“黑市米”,价格要远高于粮店的粮价。


        我们还看到的是,七、八十年代,小姑在务川出嫁时的全套嫁妆;除到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遵义市中医院医治外,还在全县寻医问药,给三叔医愈残腿。家里的全套家具和家电不说,连我们两兄弟成家需要的木材(那个年代时兴自己打制家具),也整治的齐齐整整。


         妈妈啊!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还好我留下过一次片断记忆。上小学时,记得有一次去县城,知道妈妈在水泥厂打工,我兴致勃勃地去看她,只见妈妈从头到脚,被一套水泥厂工作装包裹着,只有两只眼睛是看得见的。那时小,只是觉得有趣,后来每每忆起此事,总是忍不住泪眼涟涟。


        长大了才知道,不只是县水泥厂,其他县办工厂、矿山,都洒下过妈妈辛勤的汗水。


        第二个谜题,为什么生活如此艰辛,妈妈却一直开朗乐观?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走到哪里,哪里就充满爽朗的笑声或欢愉的歌声。


        正因为有一个乐观的妈妈,我们兄弟姐妹才会做到,虽深处恶劣的成长生活环境,都能不甘被命运摆布,积极上进。


        我六岁时,爸爸从矿部调到运输科工作,于是我家就搬到这个被称作“大坪车队”的地方,生活了二十年。这真是个“巴掌大的地儿”,生活在这里的家庭不足百户,这里位于县城和矿部之间,出县城九公里到达,继续前行二十公里才能到达矿部,是几千矿山人回家和出去的必经之地。


        在那个交通极不方便的年代,矿山的人从县城回家,或从家里去县城,都要在这里候车。由于路况、车况极差,等个大半天是常有的事。那个年代这种地方不但没有餐馆,一家小吃店都没有。妈妈非常好客,古道热肠,经常到路口把候车的人请到家里吃饭,第三个谜题来了,有多少人吃过妈妈做的饭?


        矿山破产多年,矿山人都各奔东西。妈妈去世,我们只告诉了她的很少的几个至亲好友,没想到她生活过的几个地方,都有许多人自发前来吊唁,甚至有些人我们根本不认识。我跟她们寒暄,她们只是嘟哝,“廖阿姨是好人……


        有远方的同学通过微信,一定要我收下帛金,原因之一竟是曾在我家吃过妈妈精心熬制的热粥;另一位跟我同辈的老邻居身在外地,也通过微信转来帛金,原因之一是感念妈妈二十多年前慈祥的笑容……我瞬间泪奔,为朋友们的感恩之心,也为妈妈的滚烫心意。


        妈妈文化不高,我基本上没见过她看书看报。可是她固守的是自己的一套做人的道理,其实就是朴实的天道天理。妈妈的天道天理,比我们这些所谓的读书人说的道理要高得多。


        第四个谜题是,像妈妈这种家庭妇女,在矿山,好像自己的姓氏就会丢掉,被人称作“夫姓+妈妈”。比如妈妈应该被称作“钟妈妈”,而却几乎没有人这样称呼她,全都叫她“廖阿姨”。可能是妈妈独立性很强吧。


        妈妈身上的谜题远不止这几个,还有很多很多……


        我心中这些不解之谜,我曾多次当面问过妈妈,可她只是微笑着,三言两语匆匆带过。我总以为还有机会细问,但是,这个机会再也没有了,她把一切答案都带走了。我心中的谜题,也就成了永远的谜,无人可解。


        妈妈,我们真的舍不得把您送走。但是,回想您卧病床榻这半年,由于沟通不畅,加上您性子急,所以常会见您声嘶力竭、捶胸顿足,这样的情景越想越叫我们心疼。我们不能太自私,让您持续承受这种病痛折磨来成全我们的心愿,对您真是说不过去。妈妈,那就换个地方去休息吧。


        愿您在那个地方安好,安心、安宁!

 

10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回复 钟世鹏 2018-4-9 10:27
今天是母亲的“三七”之日,发此文悼念她......
回复 肖德良 2018-4-9 10:57
愿老人在天堂安好、安心、安宁!
回复 六月雪 2018-4-9 10:59
节哀,愿老人安息。
回复 好摄南山 2018-4-9 10:59
善良伟大的母亲!愿您在那个地方安好,安心、安宁!
回复 何玉洪 2018-4-9 11:25
愿老人换个地方去休息,在那个地方安详,安心、安宁!
回复 十指环兜 2018-4-9 12:54
同悼,节哀!
回复 刘华英 2018-4-9 18:31
老人家安息!
回复 李达荣 2018-4-9 20:49
读"悼母文"题句

天上人间出有因,情丝无限寄亲人。
是谁暗设奈河水,弄得阴阳就此分。
回复 沙滩老鳖 2018-4-9 22:54
同悼。钟老师节哀!
回复 钟世鹏 2018-4-10 07:15
多谢各位文友[抱拳]陪我向母亲寄托哀思……
回复 禹登容 2018-4-10 21:53
愿老人在天堂安享上天赐给的恩典!
回复 晓林 2018-4-12 16:56
阅读钟老师悼母文,与你一同追思老人。望节哀顺变。
回复 钟世鹏 2018-4-12 20:07
多谢龙女,晓林老师!
回复 罗光伦 2018-4-14 15:32
伟大的母亲!
回复 钟世鹏 2018-4-14 21:30
谢谢罗总褒赞!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