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返回首页

落樱晨曦的个人空间 http://0852.cn/?509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代殷仲鹏老师发表)人物特写 :一位女村医的半辈子人生

热度 12已有 4148 次阅读2017-8-15 17:04 |系统分类:遵义文艺-散文

一位女村医的半辈子人生

从业31年,经她安全接生的婴儿有多少?记不清;

从业31年,跋山涉水多少路?记不清;

从业31年,为多少村民做过防疫、体检?更是记不清。

她只晓得,自己是一名乡村医护人员,本职工作就是尽量为父老乡亲减少病痛,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她只晓得,自己是1986年入行,半辈子人生就在老家的4个村的上上山下、村庄田畴之间来回奔波,很少离开故土、父母和家庭;

她只晓得,父母年事已高,父母一生很辛苦。她要牵挂的、揪心的事儿一大堆。丈夫一度身染怪疾,四肢乏力,人到中年的弟弟被绝症逼入死胡同,一家人心力交瘁,自己只好强装笑脸,用唱歌跳舞去掩饰内心的煎熬。

请关注余庆县关兴镇女村医王来翠的半辈子的人生路。

惊心动魄那一夜

2003年10月的一个深夜,绵绵的秋雨缠绕着山风,渐变成瓢大雨,一时雷声大作,山区的气温骤降为冬天一般。猛然间,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惊醒了王来翠,电话里传来万分焦急的求救声音:“快点!王医生,我家儿媳妇肚子痛的要命,怕是要生了……求求你赶快过来”。

打来求救电话的,是关兴村三尖土一待产孕妇的婆婆。王来翠一看时间,是晚上三点,此时窗外雷雨交加,伸手不见五指。

女性天性的胆怯令她反复问自己:咋办?

但村医的职业习惯马上令她作出做出反应:走!

王来翠的家在关兴街上,距离三尖土大约一公里。放在白天,这段距离对于村医的她而言,完全不在话下。但此时正值雷雨肆掠,黑咕隆咚。

女村医的胆量,就有些不一般。拿定主意的王来翠背着药箱、拿着手电、撑着雨伞一头扎进黑夜,朝三尖土方向摸索而去了……

到达三尖土那孕妇家的时候,已经4点,这救命的一公里路程,村医王来翠走了近一个小时!可见当时行路之艰难。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小生命降临。可是这小家伙偏偏与大家不配合。直到第二天下午6点,随着哇的一声,一个胖小子终于来到人间。姗姗来迟的小家伙着实把一家人吓坏了,把妈妈折腾惨了,也把迎接他的“王医生”忙得够呛。为了小家伙的到来,“王医生”足足忙了12个小时,如同一台大手术。

这是王来翠31年村医生涯中的一件事,类似的经历又何止一次?

半辈子村医之路

细心的读者可能已经注意到,称呼医生也就罢了,为何王医生却带着一个引号(“”)呢?

这就要从她的村医身份说起。

王来翠,1964年出生于沙堆粮山。打记事起,她就知道父母亲很苦,一生很不容易。父亲在家务农,有一些医疗知识的母亲被推荐到沙堆公社(现在的沙堆村,时归松烟区瞎管)卫生所当医生(相当于今天的乡村医生),这一去就成了毕生的职业。母亲微薄的薪水和父亲的劳作收入,支撑着一家老小的日子。

王来翠在家排行老二,上有姐下有倆弟俩妹。大凡农村排行老二的孩子,都肩负着承上启下的使命,所以,王来翠天生一副吃苦耐劳、行事果断的性子。

当了一辈子村医的母亲,是王来翠人生的引路人。高中毕业后的1983年,在母亲的支持下,王来翠通过全省统一考试,取得了乡村医生执业资格。1986年子承母业,王来翠根据政策规定正式受聘成为沙堆公社(后改村公所、管理区,撤区建镇后,现为关兴镇的一个村)的一名妇幼保健实习医生,从此踏上不回头的村医之路。

1992年,通过统一招考,王来翠被录取到狮子场(现关兴镇狮山村)卫生所从事妇幼保健,4年之后的1996年调关兴镇卫生院从事计生防疫、妇幼保健。

生活、工作在镇上,一家人的生活从此有了一些改善,王来翠的心渐渐欣慰起来,期待着日子一天更比一天好。

岂料,1998年那一场卫生系统的大调整大改革,彻底打乱了王来翠的人生憧憬。因为这一年,她下岗失业了了。

迫于生计,王来翠走上了自主创业之路,1998年王来翠开了个小诊所,一是为了方便父老乡亲看病拿药,二是为了一家老小的一日三餐。

2002年,卫生改革为王来翠这类下岗人员带来了几许光亮。根据她行医多年练就的本领,以及父老乡亲给赋予的口碑,主管部门将这位“离队”多年的“老兵”复召归队,聘其担任关兴村卫生所防疫妇检员。2015年,王来翠被派到高炉村卫生室至今。

讲到这里,读者朋友或许明白了:原来,咱们这位村医因为不是在编的公职人员,所以笔者在采写时,有意将医生写成“医生”,带了引号(“”)。

自强不息的风采

在业务专研上,王来翠堪称“要强型”。

为了提升自己医技水平,王来翠拼命挤时间苦读专业书本,为的是能够堂堂正正取得一个权威的“本本”。1999年5月通过考试,她终于考取了医师资格证书,2004年又取得职业助理证书。

半辈子的村医生涯,她坚守的座右铭是:不做则罢,要做就做好,不负患者,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从业30多年,父老乡亲对这个熟悉的村医心存善感,因为大家是看着她长大的。“王家丫头——王医生——王姐姐——王嬢嬢”,31年间的称呼更替,蕴藏着父老乡亲对眼前这位熟悉的女村医最直白、最质朴的认同和评价。

主管部门对这位“卫生老兵”也有中肯的评语。

听王来翠的姐弟们讲,他们家的“二姐”以前得过好多奖状,但现在都却怎么也找不着了。

笔者猜想,难道村医王二姐骨子里就淡泊名利?

与王来翠从小长大的闺蜜罗余莲的一句话,印证了笔者所猜:她这个人啊,心直口快,做事认真,对人真诚,却对个人荣誉看得很淡。

经过笔者“启发式”的动员,王家姐妹们上下努力下、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一张泛了黄的、时隔28年的奖状。

这是一张充满强烈时代印迹的奖状,记录了28年前村医王来翠的付出和荣耀。真是难得啊。

在生活中,王来翠是一个“刚强型”。

曾几何时,丈夫得了一种怪病,四肢乏力,在病床上一躺就是好几年,至今还落下一些腿疾;而刚过50岁的弟弟又患上了癌症,查出病因时已是晚期……真是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啊。

面对生活中的压力,无论是下岗期间,还是近近年来家人遭遇病痛折磨,王来翠都是把痛苦藏在心中,吞到肚里,很少挂在脸上。该出诊出诊,该跳舞跳舞。难怪,乡间那些上年纪的老者们都说:“你看,人家王医生好欢喜哦,一天都是笑眯眯的”

哦,对了,说到跳舞,必须交代一句,村医王来翠还是镇里业余文艺队宣传队的骨干呢。据镇宣传部门相关人士介绍,他们这支文艺宣传队,近几年参加县里举办的演出不下60场,获奖近十项。

这,就是一个乡村生生的不凡风采!

后记——

昨天(8月11日),笔者与王来翠通了一个电话,原本希望了解更多的详情。电话那头的她只说了一句“我在毛栗坡给高血压村民量血压很忙”,便挂断了电话。

毛栗坡在哪?高血压村民又是怎么回事?看来,村医王来翠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

向翻山越岭、风雨无阻、默默无闻的乡村医生致敬!
10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龙女 2017-8-15 20:06
为女村医王来翠点赞!
回复 肖德良 2017-8-16 00:16
或是从赤脚医生一路走来的?
回复 heyuhong 2017-8-16 08:37
王来翠,你太优秀了,人民需要您!
回复 沙滩老鳖 2017-8-16 18:58
拜读学习!真诚祝福!
回复 好摄南山 2017-8-18 17:11
向女村医致敬!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