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返回首页

肖德良的个人空间 http://0852.cn/?65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上粮路上(11)

热度 6已有 2866 次阅读2018-4-2 02:20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遵义文艺-小说

场站部队的医院离粮站大约五六公里,车子跨过一条小河,从机场跑道过去,翻过一个小山岗,来到东山下一个绿树成荫的地方,就到了。那里掩蔽得当,不了解情况的人,不注意就看不出这是什么地方,在一排茂盛的柏树林间看到一个普通四合院这是一个安静的院落,拴在树桠上的绳子,晾晒着工作人员的几件白大褂和军装,也有两套病号服。和平时期,准确地说,这里还算不得一间完整的医院,只是一个临时急救性的卫生所。部队官兵工作和生活中发生小灾小病小伤害之类,在这里尚可救治,如若有大的情况,就得赶往上级医院,或者也像当地百姓一样,转往六七十公里之外的城里大医院。但是比较而言,这里的条件还是要比我们老家当地卫生院好得多。卫生所也对当地老百姓开放,附近老乡们身体上发生一般性的病症,或是遇到问题不太严重的创伤,大都愿意选择到这里治疗。因为这里环境干净,医疗技术也要好些,更为主要的是,正如有首歌所唱那样,“军队和老百姓,咱们是一家人“,解放军的医院,对待老百姓服务的态度,总是比镇上要好得多。

我们走进病房,病床上躺着好几个伤者,伤情有轻有重。没想到,重伤员中,竟有我二叔和王水。二叔头部受伤,满头纱布,只留了两个鼻孔一张嘴,手臂上插着输液管,鼻孔插着输氧管,床头柜上放着心电监护仪。二叔人事不省,好在心电监护仪屏上显示的一上一下的波峰和机器规则的嘟、嘟、嘟的叫声,让我对他的安危没有产生过多的顾虑。二婶也在,她抬起头来,一双求助的眼神看着我。可我事先并不知情,什么也没有准备,只好摸了两百块钱递给她。

我对二婶说,本来今天是要和高燕一起回家看望父母亲的,没想到会是这样。顺便向她问了问父母亲的情况,二婶说没事,他们一切安好,要交的公粮,也在国庆节前就提前完成了。

临床的王水,胳膊已被砸断,胳膊那地方空牢牢的,什么都没有,只是裹着一层又一层纱布,医生在他的右手臂上插着输液管,也是人事不省。二婶告诉我,砖墙倒塌的时候,王水为了掩护身边一个上年纪的妇女,伸手一挡,胳膊当场就被砖块砸断了。输液瓶里的药水马上就要滴完了,我叫了一声医生。一个身穿军装的护士过来,给王水换药的时候,王水微微睁开疲惫的眼睛,叫了我一声老表,又昏然睡去。他家属还没来,也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他的伤情,我感到以前印象不好的王水,此时显得那么可怜。特别是他睡眼朦胧中叫我那一声老表,梦呓一般,却又是那样的亲切,让我内心产生深深的纠结和沉重的内疚。

值班室里,高燕跟他父亲打了个招呼,随即向值班医生询问伤者的伤情,他们共同会诊,决定待伤情稳定后,转黔北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疗。

另一间办公室里,高燕他父亲和于局长以及镇上领导一起,共同商议对死者赔偿和家属的安抚问题。我岳父大人高政委建议,第一,要在第一时间拿出处理意见,为了事件不要造成太大的影响,也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不要与对方斤斤计较,无论死者还是伤者,能让步的,尽可能做一些让步。第二,为了把国家财产损失降低到最低限度,天有不测风云,要尽快想方设法组织运力把散落的菜籽转运到西南油厂或别的单位,同时做好安全防护,以免坏人钻空子,趁火打劫。第三,在播川县委县政府知情之前,立即报告播川县主管部门和主管领导,要敢于担当,要有好的态度,以减轻问责情节。负直接责任的基层负责人和负间接责任的粮食局领导都要有对事故经过和认识的书面材料。第四,事故原因分析不放过,对当事人的责任追究不放过。第五,下一步就是采取怎么补救怎么善后的措施,要提出初步的方案。岳父大人德高望重,又是当时现场的最高首长,一言九鼎,他的建议,实际上就是上级指示,大家围绕他的五条建议商议,思想很快就得到统一。处理意见形成后,一行人立即赶到粮站,再与死者家属进行商议。

高政委拿起小喇叭,叫警察招呼那些与事故无关的人员全部离开现场。先前被镇上安排在派出所的粮站和粮管所的几位负责人也到来,王书记和刘镇长要他们把死者家属找来,商谈处理办法。

勤劳纯朴的中国农民,是世界上最好最善良也是最顺从的农民。责任一方诚恳的态度,上级领导表达得当的言辞,使我们没花多少时间就疏通了道理,安抚了家属和亲朋好友他们善良的心灵,打动了他们的感情,获得了他们的谅解。通过了解,死者一家生活状况尚属贫困状况,但是他们并没有发生过多的纠缠。问题的解决比预先估计的情形容易很多,关于死者和家属双方六十岁以上老人晚年的生活赡养费、先前那两个哭喊着妈妈的小女孩的抚养费以及一次性抚恤补偿以及安葬费的问题,我们把赔偿的金额逐条逐条算给他们听。他们那卑微的要求,很快就得到了满足,双方达成协议。由于事发突然,又是周末,责任方没有准备足够的现金,仅仅给了他们一小部分,等到上面正式形成决定下来后再一起补齐。尽管如此,家属在协议书上干干脆脆签了字,摁了手印。当天晚上,他们就将死者遗体抬出粮站。镇政府派了一部川路车和一部面包车,把死者运到镇卫生院清洗,然后又买了许多香烛纸钱,一路哔哔啵啵,把他们从原路送了回去。

5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李达荣 2018-4-2 08:34
小说细节描述精采,展示丰满的故事情节,能打动同时代的人。
回复 肖德良 2018-4-2 09:11
谢谢李老师点评,可是对于新时代出生的人,就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
回复 何玉洪 2018-4-2 11:14
拜读佳作
回复 好摄南山 2018-4-2 15:47
见到了老丈人没敢提亲事哈!
回复 十指环兜 2018-4-2 22:32
拜赏学习
回复 禹登容 2018-4-2 23:31
拜读!
回复 肖德良 2018-4-8 09:17
谢谢何玉洪老师、好摄南山老师、十指环兜老师、大姐禹诸位老师关注!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