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返回首页

肖德良的个人空间 http://0852.cn/?65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上粮路上(16)

热度 6已有 1713 次阅读2018-6-13 01:48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遵义文艺-小说

母光龙出去翻箱倒柜捣腾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把游标卡尺找出来。我观察这三角瓶里溶液的变化情况,不便于离开,伸手叫他递给我,他却极不情愿地放在实验台上。难得伺候!他说。

听了这话,好似吞了一只苍蝇,噎得我一时说不出话来。倒是实习生小许灵活机动,即刻将游标卡尺捡起来递到我手上。接过卡尺,对准滴定管上的刻度,超出底线1.5mm,也就是1.5ml看到没有?将标液耗用体积带进公式,再乘以标液浓度,除以试样重量,结果不一样得了吗?我说。

老姜就是老姜,到底还是老的辣,实战经验这么丰富!小陈伸出拇指,对我尽说些奉承的话。尽管如此,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有些飘然。这样做是不符合标准规定,但像这种事情得灵活处理。我说。质量问题既有一定的规律性,又有许多偶然性,如果过程控制不好,任何一个偶然因素都有可能导致波动,甚至不合格。这就类似于战场上,虽说攻击和防守的目的都是为了战胜对方,但是敌情又是千变万化的。战场上没有固定的文本,如果老是按照某些教条生搬硬套,轻则伤及身体,重则丢掉性命。质量管理也一样,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按照书本上的规定照抄照搬。

小许说我解决问题的方法带有哲学观点,于是,我又和她们聊起了哲学。

小陈说她们在大学哲学课堂上,教他们的老师是一个既负责又很风趣的老师,全班同学对别的学科或多或少都有些走神,唯独对哲学老师的课程全神贯注,那引人入胜情趣盎然的氛围,让大家不只在于学习,简直近乎于享受。哲学老师不但把原理性的东西讲得头头是道,古今中外哲学史和逸闻趣事也是深入浅出娓娓道来。什么白马非马,什么不是幡动而是心动,为什么一个人不能同时踏进两条河流?为什么一个人又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每个案例包含什么哲理,就像庖丁解牛一样,给大家破解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小母,你呢?我回过头来问母光龙。他显得心不在焉的样子,对我爱理不理,满不在乎地说:一条河两条河的问题确实搞不懂,我只晓得西南油厂像这种不按标准规定操作的事情定然不少,这几年之所以一直走下坡路,肯定和你,和你们那一帮所谓灵活机动的老油子不按常理出牌的做法肯定有关!

我说:什么上坡路下坡路,今天怎么回事?你!

他哼了哼,说道:拿根鸡毛当令箭!故弄玄虚,什么了不起!

两个实习生为我跟小母之间的情景大为惊诧,两双眼睛在我们身上分别转来转去,转去又转回。我找了个理由把她们支走,叫她们到三楼去整理这次实验的经过。

她们走后,我问:到底怎么回事?是为上午的事还是为我刚才的态度不好?

你就不用再那样故作高深,那样咄咄逼人的了。他说。

我逼你什么了?我问他。

母光龙没正面回答我的话,又哼哼两声,冷冷地说:要认清形势,识时务者,才是俊杰。

那一刻,我不知道自己头上是不是毛发倒竖,但却清清楚楚的听到脑子里砰地一声,全身上下每一根毛孔热血贲张。人家到底安什么心,暗地里又私藏什么底牌,我不得而知。不过,一个非常清楚的事实已经明明白白地摆在了我的面前,不,不只是摆在我个人面前,而是摆在了单位几百人的工作和生计面前。估计不管是那个拿着鱼杆到粮食局报账的裘书记也好,还是当年那个赶马车的,后来指使自己的老婆陪主管县长睡觉,由外贸局副局长调粮食局任正科级的马局长也好,他们以一种组织的势力,一种冠冕堂皇的名义,将一双双黑手开始向我们这里伸进来了。

那跃跃欲试的神情,叫我觉得一阵悲哀,为我自己,也为他。人们常说落山凤凰不如鸡,虎落平阳受犬欺。但在我看来,只要自己行得正坐的稳,不妄自菲薄,凤是凤来鸡还是鸡。我说:西南油厂走不走下坡路,并非你所说那样,再说就算走了下坡路,不等于我走下坡路。我越说就越有些带气,顺口带了个骂人的话把子,有人说虎落平阳受犬欺,但在老子这里不行。告诉你,虎落平阳也是虎,少跟老子来欺侮!

老子?你跟哪个冲老子?好吧,骂的风吹货,打的铁锤货,要打架不是?母光龙说着,挽起了袖子。

看他那冲动样子,我倒是反而冷静下来。想起一九八二年秋天的上粮路上,与粮站那张同喜较量的往事。因为冷静,从容不迫,方才震住了那无赖。不过今年的我,已不是当年那血气方刚的毛头小伙了,既然声称自己为虎,又何必跟人渣一般的见识。面对这个初涉世事不知深浅的年轻人,输了,我无地自容。赢了,毫无意义。不知详情的人会说欺老不欺少,还以为我是欺负新进的新人。就像面对眼前实验台上这些低值易耗品一样,斤斤计较起来,那就太没价值。

不值。我说。我扬起手臂,往台上一扫,那些三角瓶、广口瓶和烧杯等瓶瓶罐罐的东西纷纷落地,叮哩咣当,玉碎声响。

隔壁精密仪器室值班的常春正在气相色谱仪上检测油脂中的溶剂残留。听到这边的声音,立刻赶了进来。母光龙因我的震怒连连后退,不小心和常春撞了个正着,手肘撞到她高高耸立的胸脯上,疼得她一声尖叫。常春大骂流氓,他妈二百五,找死啊你!话音未落,一巴掌扇到他脸上,随即五个指印。

母光龙面红耳赤,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6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好摄南山 2018-6-13 07:31
碰到个冒皮皮的娃儿啦!期待下文
回复 禹登容 2018-6-21 13:17
拜读,期待下文!
回复 肖德良 2018-6-27 17:10
谢谢各位好友关注!谢谢全基兄弟、禹大姐关注!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