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返回首页

肖德良的个人空间 http://0852.cn/?65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上粮路上(12)

热度 4已有 3125 次阅读2018-4-4 00:00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遵义文艺-小说

播川县委县政府领导审阅了于局长他们的上报材料,派调查组核查,情况属实,领导较为满意,基本同意根据高政委提议对死者家属作出的赔偿方案,并且很快形成了正式决定。同时,为了对全县安全生产工作引起重视,在各级各部门敲敲警钟,以此举一反三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及时下发了红头文件,对与此次事故相关的责任人都作出了相应处理。对粮食局局长于荣辉和王书记刘镇长等人,鉴于他们报告及时,对于事故的认识深刻,采取的措施得当,在群众中没有造成太大的负面影响,给予他们党内警告处分。对县劳动局主管安全的局长,因为工作失职,知情后没有引起重视,给予撤职处分。对粮管所负责人行政记大过处分,并降工资一级。

此次事故的直接责任人张同喜,工作中玩忽职守,对于仓房结构的变化情况,粮食质量安全的变化麻木不仁,对于库存粮食超过仓容极限熟视无睹,事故发生时擅离职守造成重大损失,事后又逃避责任,没有一个认真像样的认识。由粮食局于局长提出处理意见,局党组集体决定,上报劳动局同意,给予张同喜开除工作籍的处分。

于局长对于上级对他的处分无怨无悔。第二年三月间,他到西南油厂检查工作时对我说:“你还记得去年你们在你老家粮站抽样检验的事吗?张同喜他那仓菜籽,平均水分是多少?”

“百分之六点五至七之间啊。”我说。

于局长说:仓房垮塌那天,我从地上一处抓了一把包起来交给粮食局检测中心化验,你说是多少?百分之九。也就是说,他们每年收购的菜籽,到了开仓调拨的时候就要升溢百分之三左右。100万斤乘以3%是多少?按最低价计算又是好多钱,你给我算算。

于局长破口大骂:他妈的个卖逼的,还有脸每年给我报千分之三的保管损耗!只可惜,便宜了那个龟儿子,老子跟他狗日的那些假账呆账和贪污盗窃的坏账问题,还没来得及清算呢,就让他跑了!于局长气咻咻地说。

算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也没必要为那些事生气了,随他去吧。我劝道,人在做天在看,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这两年以来,邻近县市看到我们西南油厂赚钱,也跟着相继兴建了好几家油厂。重复建设过多,产能自然过剩,致使原料来源受限,厂家争相抢购菜籽,产品在销售市场又竞争激烈,互相杀价,单位的经济效益一如日落西山,年年呈现下滑的势头。另一方面,国家对于中小型国营企业改革的步伐日益加快,企业减员增效下岗分流的风声一日紧似一日。国内其他地方,对于那些效益不好、扭亏无望的企业,纷纷实行破产清算,关门走人。于局长私下对我说,不管效益好与不好,上面政策一下来,下面就生搬硬套,为了他妈的那个政绩,大搞形而上学,不分青红皂白,企业改制采取简单粗暴的办法,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一刀切。有的甚至钻改制的空子,趁机大发破产财,这政策又是从中央下来的,没办法,无法阻挡的事情“到局里来!”他说,储运股的负责人年纪大了,得安排新人接替。他准备上报编委,把我调去粮食局管全县粮油储藏和质量安全。

离开时,于局长提醒我:“这段时间一定要沉着,要冷静,千万不要出事。”

我打开车门让他上车,于局长拍了拍我的手臂,叮嘱道:“此事保密,不要在外面瞎嚷嚷。”

平时里,我在质量检验和把关的工作中罪过不少像张同喜那样的人。按照于局长的提示,在以后的工作中倍加注意,说话注意谨慎,做事注意细心,免得被别有用心的人抓到什么把柄。大半年时间里,对于局长告诉我的隐秘装得心如止水若无其事。但在我内心的深处,却一直就在急切地等待着他那将要给我的消息。

又是一年就要过去了。冬去春来,春暖花开,西南油厂周边那些山坡上、田野里、家家农户房前屋后大块小块的旱地里,他们栽种的油菜籽花开了,又落了。清明前夕,绿草如茵,望着田埂上那些残落的油菜花,单位能够走到哪一天,又能走到多远,心里很是忧虑,感到十分的渺茫,引起阵阵迷惘和彷徨。于局长去年给我提及的那件事情,就像一根生硬的铁丝一样,老是牵扯着我的工作。我再也把控不住心如止水的心态,无论如何,行还是不行,得有个准信,便找了个请示工作的借口,去了两趟于局长的办公室。于局长就事论事,除了正事,其它一概不提。本来是要问个结果的,但见他那表情也就不好明说,我从他那闪烁其词的语气和躲躲闪闪的眼色里,已然看出几分变故。

直到一个炎热的周末,组织部一个高中时候读2班的老同学苟三,约我一起在城外一个名叫“忘忧谷”地方喝酒,才知道问题的缘由。苟三告诉我,于局长在粮食局的位置怕是保不住了。去年,县委新来了个裘书记。裘书记平时老喜欢钓鱼,花了千多块钱换了一根精致的鱼竿,不便于在县财政局报销,就叫秘书带着发票到粮食局叫计财股想办法。计财股长拿着报销单找于局长,于局长书呆子一个,平时自视清高,眼睛揉不得沙子,也不看事,没买裘书记的账。其实这种事情又有什么呢?见怪不怪,又不是拿他家的钱。裘书记好几次在涉及本县企业改革改制工作的会议上,提起西南油厂改制的问题就十分不满。裘书记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历史的车轮不容阻挡。裘书记霸气十足地说,谁要是阻挡改制的路子,他就要改掉谁的帽子。裘书记对粮食局的领导当面呵斥道,西南油厂改制动作迟缓的根子在于主管部门不作为!观念陈旧,裹足不前,像个小脚女人。听说他敲着桌子,把手指都敲成了骨折。

听了苟三带来的消息,我愣了半天,心中怅然若失。不过也好,无论如何,终于有了个确切的结果,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让我以后也好专心工作,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再为了什么也没有的期望魂不守舍。苟三看着我二心无定的样子,问我怎么了。我苦笑着:“没什么,菩提本无树,何必惹尘埃。来,干!”两个啤酒杯,碰得一阵稀里哗啦。

 

4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好摄南山 2018-4-4 07:48
着忽悠啦?期待中
回复 好摄南山 2018-4-7 08:00
腐败开始啦!大戏开锣啦!
回复 肖德良 2018-4-8 22:45
谢谢兄弟持续关注,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扩展开来,怕是一时半会完不成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