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返回首页

肖德良的个人空间 http://0852.cn/?65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上粮路上(15)

热度 6已有 2595 次阅读2018-6-5 23:56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遵义文艺-小说

星期三一大早,行政办小袁主任又来敲我的门。此时,我正翻阅载有《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若干问题的决定》的报纸。转换国有企业经营机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就是要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现代企业制度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础,采取扩大国有企业经营自主权、改革经营方式等措施,增强企业活力,继续深化企业改革,必须解决深层次矛盾,着力进行企业制度的创新,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把这段文字摘录完,我才放下报纸,站起身去给她开门。

没想到小袁居然带着两个漂亮的女学生站在门口。小袁介绍,她俩都是贵大生命科学系的应届毕业生,读的是食品安全专业.一个姓许,一个姓陈,前来参加食品生产企业实习。两个姑娘分别拿出学校开给她们的介绍信递到我手里。我二话没说,便带着她们来到一楼质检科的理化指标检验室,让她们先熟悉我们平时检验检测的工作环境。我是过来人,深知大学生们在学校学的东西,大多是原理性的知识,理论上一套一套的,都是纸上谈兵,但在实际动手能力方面,却是有待提高,故此,校方才有实习的安排。在学校实验室里,也是几十个同学一起看老师演示,轮到人人动手的机会,却是很少很少。真正的技能,是走出学校后根据书本知识结合社会实践一步一步熟悉起来的。新手上路,需要引导,自己当年也是这样走过来的。我带着她们把实验室的检测设备、仪器、用具以及化学试剂等等,一样一样做了介绍,并让她们仔细的查看。上周新调到单位任质检科长的母光龙也跟在我身后,看那样子,实际上也是在熟悉当中。

我打算做个简单的、关于植物油脂280℃加热试验的检测指标让她们现场看看,便叫:“小母,你给她们做个示范演示演示。”

没错,这个粮食局直接安排进来的科长,技能的确是个只有半桶水响叮当的生手。他颤巍巍地拿出一个100ml的烧杯放在电炉上,然后,端起样品杯,往烧杯里倒了大约80ml菜籽油。打开电炉,温度计插进油中,没想温度上升到250℃时候,热油就从烧杯冒出来,不断流在电炉上。整个房间顿时油烟弥漫,两个女学生吓得尖声大叫。热油继续溢出,烧杯遍体黢黑,母光龙惊慌失措,显得束手无策的样子。两个从车间生产线上取样回来的化验员也是满面诧异。保卫科的人也提着灭火器赶过来了,我连忙对他们说不要紧,不用惊慌,也不用灭火器。我端起样品杯,往烧杯里加了小点冷油,事故随即终止,试验暂停。

油烟消失后,我对这位母光邕说:你这个科长,热胀冷缩的道理都想到,不懂就实话实说,不要装懂。不懂不要紧,只要肯学就行。”

母光龙满面抵触情绪,就像一根木头那样站在我面前,一动也不动,叫人满心不快。我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打开抽油烟机!当着大学生的面,也不管他什么来头,什么背景,没给他留什么面子。油烟散尽后,叫他重新换个干净的烧杯,再来一次。他却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

那你就一边看着!我说。

没想他并没有看我操作,而是找了个借口出去了。带着两个女孩,试验重新开始。我一边示范一边说,根据国家标准,食用植物280℃油加热试验允许有微量析出物,但不得有像云朵状那种多量析出物。温度到了,用坩埚钳夹起烧杯观察,试验结果没有。

这种方法是国家标准检测法,还有第二种检测法,比国家标准更严格更精准。我叫她们从试管架上取出一支试管,倒入三分之一油样,夹上试管夹放在铁架台的铁圈上,把先前拴在铁架台上的温度计插入,对准试管点燃酒精灯,温度升至不到280℃的时候,云朵状的析出物就出现了。这是我自己在实践中发现的,管名叫试管加热法。这是你们在大学学不到的东西,告诉你们吧,这就叫创新,是我的绝招,发了论文的,可还没来得及申请专利呢!两个小美女面前,我显得有些自我陶醉,不无得意地说了那些废话。过后,自己都感到好笑。

女孩们立刻兴起,各自动手将我刚才演示的两种方法重新做了一遍。最后回到办公室,把整个检测过程,包括在母光龙手上发生的事故都一一作了记录。一个上午就那样过去了,既匆忙,有充实。

下午,又安排以前老资格的化验员喻朝晖教她们酸价和过氧化值的滴定,并叫上母光龙也过来一起观看,当他们师傅。喻朝晖可是老资格的检验检测工程师,不料她瞥了她们母科长一眼就断然拒绝,一声不会,便撒手离去。喻朝晖工作的风格风风火火,走起路来虎虎生威。离开的时候,她那一身白大褂飘起来,就像一朵白云一般飘然而去,这让我想起她平时的直爽和快乐。在她带领下,质检科七八个白衣天使,工作时间是一个协调配合的团队,这个团队生气蓬勃。生活中则是一群相亲相爱的姐妹。我作为这个团队的主心骨,她们戏称我为洪常青,人人都想要用她们的烈火她们的方式烧死我。

我对母光龙不太了解,也不想待见。但却不知喻朝晖她们也是什么时候什么原因也跟我一样都不接受这个姓母的。我看得出喻朝晖她们的心思,都说徒弟一出手,师傅就讨口,特别是在心术不正的人面前,更是如此。这样的心思不足为怪,何况像那种老是给人以反感的人。喻朝晖走后,我只好亲自教他们操作。检测卫生指标过氧化值的时候,滴定快到终点时,颜色时隐时现,滴定管里的标准溶液却接近底线了。如果试验停下,再往试管加溶液,耽搁时间不说,还影响检测效果。

我说:遇到这种情况不用管它,估计一下,只要能够滴到终点,就只管继续。没错,标准溶液超过底线一厘米左右,终点出现了,三角瓶里呈现一种漂亮的景观,溶液分层,底层是溶解的金黄色的菜籽油溶液,上层是淡蓝色的淀粉分解碘化钾水溶液。

我叫母光龙记录标准溶液所耗用的体积,他却带着冷言冷语的口气说:老师你牛!你牛!竟然不按常理出牌,不顾国家标准规定,就凭自己想当然操作,看你如何算得出结果!这个二百五,全然忘记了上午的事情。听他那样一说,两个大学生也被弄得一头雾水,脸上显出茫然的表情。

人生在世,要做事先做人。人贵有自知之明,自己几斤几两,可得掂量掂量。母光龙初来乍到,业务尚未入门就当科长,为了让他进入状态,好心教他,没想他却心高气傲,语气竟然如此放肆。悟性如此,要么就是除了有恃无恐,要么就是脑子进水了!这让我大为生气,忍不住大声嚷嚷:“什么牛呀马呀猪呀狗的?细娃儿没见过簸箕那么大的天是吗?标准是死的人是活的,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去,把游标卡尺给我拿来!

 

6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好摄南山 2018-6-6 07:08
哥哥真牛,见过簸箕那么大的天。
回复 老驴 2018-6-6 08:41
拜读!
回复 肖德良 2018-6-6 23:09
谢谢老驴及好摄南山及各位朋友关心,欢迎批评,并请指出不足!
回复 李达荣 2018-6-7 13:13
送粮好辛苦。
回复 禹登容 2018-6-9 18:54
学到好多专业术语。
回复 肖德良 2018-6-11 00:26
谢谢达荣老师和龙女老师观赏及点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