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返回首页

肖德良的个人空间 http://0852.cn/?65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上粮路上(16)

热度 5已有 868 次阅读2018-6-13 01:48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遵义文艺-小说

小母出去翻箱倒柜捣腾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把游标卡尺找出来。我继续观察三角瓶里溶液的反应情况,不便于离开,伸手要他递给我,他却极不情愿地放在实验台上。难得伺候!他说。小母的态度让我十分意外,噎得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倒是实习生小许灵活机动,即刻将游标卡尺捡起来递到我手上。接过卡尺,对准滴定管上的刻度线,超出底线1.5mm,也就是1.5ml看到没有?将标液耗用体积带进公式,再乘以标液浓度,除以试样重量,结果不一样得了吗?我说。

老姜就是老姜,到底还是老的辣,实战经验这么丰富!小陈伸出拇指,对我尽说些奉承的话。尽管如此,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有些飘然。这样做是不符合标准规定,但像这种事情得灵活处理,对吧?我说。我又说质量问题无定数,如果过程控制不好,任何一个偶然因素都有可能导致波动,甚至导致不合格。这就类似于战场上,虽说攻击和防守的目的都是一致的,但是对于敌情又是千变万化的。战场上没有固定的文本,如果老是按照某些教条生搬硬套,轻则伤及身体,重则丢掉性命。质量管理也一样,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按照书本上的规定照抄照搬。

小许说我解决问题的方法带有哲学观点,于是,我和她们聊起了哲学。

小陈说她们在大学哲学课堂上,教他们的老师是一个很负责又很风趣的老师,全班同学对别的学科或多或少都有些走神,唯独对哲学老师的课程全神贯注,那引人入胜情趣盎然的氛围,让大家不只在于学习,简直近乎于享受。哲学老师不但把原理性的东西讲得头头是道,古今中外哲学史和逸闻趣事也是深入浅出娓娓道来。什么白马非马,什么不是幡动而是心动,为什么一个人不能同时踏进两条河流?为什么一个人又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每个案例包含什么哲理,就像庖丁解牛一样,给大家破解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小母,你呢?我回过头来寻问小母。小母满面不快,显得满不在乎心不在焉的样子,对我爱理不理。他说:一条河两条河的问题我确实搞不懂,我只晓得西南油厂这几年之所以一直走下坡路,肯定和你,和你们那一帮所谓灵活机动的老油子,像这种不按标准规定操作的事情定然不少,和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做法肯定有关!

什么上坡路下坡路,今天怎么回事?你!

别拿鸡毛当令箭!故弄玄虚,什么了不起!

两个实习生为我跟小母之间的情景大为惊诧,两双眼睛在我们身上分别转来转去,转去又转回。我找了个理由把那两个大学生支开,叫她们到三楼我办公室去整理这次实验的经过。她们走后,我问小母:到底怎么回事?是为上午的事还是怪我刚才的态度不好?

不用再那样故作高深,那样咄咄逼人了。他说。

“我逼你什么了?”我问他。

他没正面回答我的话,哼哼两声。,对我冷言冷语地说:“要认清形势,识时务者为俊杰”

那一刻,喉咙里如同吞了绿头苍蝇。虽然我自己看不到头上是不是毛发倒竖,但却清清楚楚的听到脑子里砰地一声,全身上下每一根毛孔热血贲张。这个姓母的到底安什么心,暗地里又私藏了什么底牌,我全然不知。不过,一个非常清楚的事实已经非常明明白白地摆在了我的面前,不,不只是摆在我个人的面前,而是摆在了单位和全厂几百人的工作和生计面前。我估计,不管是那个拿着鱼杆到粮食局报账的裘书记也好,还是当年那个赶马车的,后来指使自己的老婆陪主管县长睡觉,然后由外贸局副局长调粮食局任正科级的马局长马占三也好,以一种别样的势力,一种冠冕堂皇的名义,一双双黑手已经开始向我们这里伸来了。

西南油厂走不走下坡路不像你所说那样,再说油厂走下坡路不等于我走下坡路。我越说越生气,口语里带了个骂人的话把子:你,你听着,就算虎落平阳也是虎,不要跟老子来欺侮!

老子?你跟哪个冲老子,干什么?要打架不是?小母说着,就挽起了袖子。

小母冲动之时,倒使我显得特别冷静。眼前浮现出一九八二年秋天,上粮路上,跟那个狐假虎威的张同喜打架的情形。因为冷静,从容不迫,方才震住那狐假虎威的无赖。不过,今年我已不是当年的我,既然标榜自己为虎,又何必跟他一般见识。更何况人家还是个初涉世事的年轻人。输了,我无地自容。赢了,毫无意义,不知详情的人,还以为我是欺负新进单位的新人。打什么架?有那必要吗?就像面对台上这些瓶瓶罐一样,斤斤计较太掉价。不值。我说。

但我非神仙,一个凡夫俗子,一个喜怒分明的血性男人,到底没能忍住激动,扬起手臂一巴掌,那些三角瓶、广口瓶和烧杯等瓶瓶罐罐纷纷落地,叮哩咣当,玉碎声响。

隔壁精密仪器室值班的常春正用气相色谱仪检测油脂中的溶剂残留。听到这边的声音,立刻赶了进来。小母因我的震怒连连后退,一不小心,手拐子撞到常春的胸脯上,常春疼得一声尖叫。

常春大骂流氓,“你他妈二百五,找死啊!话音未落,一巴掌扇到他脸上,随即五个指印。小母面红耳赤,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5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好摄南山 2018-6-13 07:31
碰到个冒皮皮的娃儿啦!期待下文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