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返回首页

肖德良的个人空间 http://0852.cn/?65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上粮路上(31)

热度 7已有 935 次阅读2018-9-27 02:32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遵义文艺-小说

我甚至已经想好了应对曾国候的对策。但是出乎预料,他并没有跟我提起关于问题油品如何卸货、如何处理的问题,睁着一只大一只小的眼睛盯住我,把我看了又看。什么意思?我正要问他。他倒抢先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什么怎么回事?我正要问你呢。他打了个哈哈,说道:我是问你脸上那道血印印是怎么回事?在哪里花的?

我抹了抹脸,手板上的确沾了一抹浅浅的血印子,马上就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不由自主的抬眼瞟了母光龙一眼。那小子见了我眼神,立刻耷拉下头去。

没什么,先前出去遛狗狗,被那只狗爪子抓了一下。我说。

不说没觉得疼,曾国候那样提起,脸上还真是有了阵阵火辣辣的感觉,真想站起身来,重新教训那小子一顿。

来来来,老萧,把手给我伸过来。曾国候对我笑着说。趁着酒兴,一手拉过我的手,另一只手又拉过母光龙的手,母厂长,把你的手也跟我伸过来!就那样三个人一手拉一手连成一体,搞得就像一只导电体似的,让电流从正极流到负极,从上三人身上流过。母光龙抬起诧异的表情,莫名其妙地盯着曾国候。知道了,是的,曾国候其实就是企图通通电,让心灵的电流在母光龙、他曾国候和我萧然之间沟通沟通,以达成互相体谅、互相谅解的目的而已。然而这个动作让实在我颇不耐烦,便收回手。我说:老曾,你这是干什么呀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搞起这一套来,又什么意义?

曾国候摇了摇头,放下手,端起尊酒壶倒了三杯酒,笑眯眯的说道:来来来,看在我老曾一张老土脸的面子上,都给我把酒杯端起来,敬你们几位。

母光龙说他不会喝酒,我也犹豫着。曾国候面向母光龙,命令道:母厂长,什么会不会呀,刚才车子上跟你怎么说的?都白说了?哼,这又不是毒药,就算是杯毒药,你也跟我站起来,喝了!

我跟曾国候勉强碰了杯,一饮而尽。母光龙好不容易也下咽了,呛得他满面通红。

母光龙喝下后,曾国候对他露出满意的表情,说:这不就对了嘛,那就意思意思,敬萧厂长一杯。

母光龙鼓起劲来,对我敷衍了事的说:好吧,光龙从命。萧厂,敬您!他把酒杯递到我跟前,要跟我碰杯。我没理他。

母光龙闭着眼睛憋了口气也一干而尽,说道:萧厂,初来乍到,望多多关照!

曾国候又打了个哈哈,说道:这不就对了吗?新手上路,多多请教,老马识途,多多引导嘛!

这里没你事了,做你的事情去吧!曾国候对母光龙吩咐了一句。母光龙脸上满是小人得志的神情,转身离去。他看着母光龙那离去的背影,骂了一句:“他妈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也太嫩了!”

又看了看谢长华,谢长华很是来事。他家祖辈上是湖北孝感的,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脑子特别灵活,遇事一踩九头翘。他也倒了酒,在我们两人之间一一走过,算是给我、老曾之间打了个圆场,互相都给足了面子。

酒足饭饱后,谢长华叫小朱收拾桌子。曾国候又说:也好,酒已喝足饭也吃饱,那就谈点正事儿吧!

正事儿?老曾,酒后之言,可能算数?我问道。

曾国候说: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嘛,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老曾我今天吐沫就成丁,就像这大冬天的雪凝一样。时间紧迫,车皮延时费损失不起,你就别较劲了,待会儿下去,把油卸了吧。

我说:真要卸吗?

曾国候答道:那还用说,未必还有假?

到头来,问题的结局又回到先前预想的原点。我拉开文件袋,掏出检验报告和质量通知单,对他说:既然如此,厂长大人,那就请你在这两张单子上签个字吧,到时候让我也好交差。

曾国候老大不高兴,白了我一眼,说道:什么交差不交差的?将我的军呢!签字就签字,怕个毬啊?他接过我的两份质量文件,刷刷刷地号上了他鬼画桃符般的签名,还在名字的后面落下签字日期。就算我曾国候的脑壳砍了,不过碗那么大一个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我说:误会了老曾,我并不是为了将你的军,我的意思其实也是一番好意,你可得三思。

曾国候丝丝丝的喝了几口茶,故意把茶杯的盖子碰得叮当响。你以为当个领导就那么容易的吗?领导首先就得要有但当,不但要敢于但当,而且还要善于但当!再说了,你们这次检验下来,不是各项指标也都合格的吗?那些特征指标,根本就没人管,管它菜籽油大豆油还是米糠油,只要有菜籽油气气就行,反正都是油,又吃不死人,怕个毬啊?这事上面也知道,上面也是这意思。在我们上面,比我个子高的大有人在,天垮下来先压着他们,有什么好怕的?他说。

谢长华说:那好吧,萧厂,卸车不卸车的事情就不要再揪扯了,上面总是比我们站得高看得远一些,不管理解不理解,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执行,那我们就照上面的意思执行去吧!

我和谢长华走出小餐厅的时候,大概是酒精效应的原因吧,高一脚矮一脚磕磕碰碰地羁绊着。谢长华拉住我说:好了,别管他妈的砍脑壳不砍脑壳哟,他签了字的条子捏在你手里,怕他个卵啊!

下面的站台上,母光龙正在那里煞有介事的指挥着工人们卸货了。也不管那根输油管道走哪号储油罐,二十多个车皮,一齐接上阀门,又接入大罐的所有主管。配电室里,那个戴着安全帽的电工,就要准备合闸送电了。喻朝晖和常春她们被晾在一边,好比两个看热闹的看客,一声不吭的看着他们操作。

看我到来,两人似有话说。我叫小于发动车子,向她们招了招手,叫她们上车。

拉着谢长华的手,我说:长华,这里已经没有我们什么事了,我们就回厂了,你就好好听从母光龙安排,好自为之啊!

言犹未尽,我又强调道:质量上的问题,若有别的情况,及时打电话给我。

谢长华说:我会的,你走吧!

马达响起,小于松开刹车,踩了踩油门,车子就上了路。我问喻朝晖拍摄照片的事。喻朝晖说:每个车皮和他们卸车的动作都拍摄了。可是那些油品都混进大油罐了,这些胶片又有什么用啊?

今天不用明天用,别人没用我们用。别问那么多了,叫你那样做,自有我的道理。我说。

反光镜里,谢长华忽然想起了什么,摇着手,喊叫着,摇摇晃晃地追过来,差点没摔倒。车子停下,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跟了上来,他气喘吁吁地说:检验报告,检验报告和通知单,别忘了复印一份,给我!


回到厂里,我叫常春打开气相色谱仪预热,喻朝晖拿出样品预制试样,再次复检。回头一想,午间时分与曾国候的争论还真没白费劲,他倒是提醒了我。喻朝晖用酒精和蒸馏水彻底清洗了微量进样针,取10ul试样推出再清洗,然后正式进样。试样推进六通阀后,不到20分钟,各种脂肪酸组成电脑显示屏上再次全然显现。没错!经过专用软件自动分析,这的确是一批以米糠油、大豆油与少量菜籽油相混合组成的所谓菜籽油。我把留存的所有样品拿出来,用皮纸封条包好,我,喻朝晖和常春三人都在封条上签了字,盖上质检专用章。我转身背着她们,留下两瓶放到公文包里,其余的放到存放易制毒化学品的保险柜里。

回家的时候,晴朗的天空悬挂着明晃晃的太阳,昨天还是冰天雪地的,此刻已是雪冰消。通往播川县城的路上也是格外干爽,我们三人走在路上,说说笑笑。今天已是农历腊月二十八了,她们互相交谈着采购年货的事情。常春问我家准备好了没有。我说我们家朝朝日日当过年,过年也跟平时一样,不会大动干戈的。我又说我岳父高政委、岳母以及高燕他们一家,过年从来就没那么多麻烦,长期以来,他们的习惯就是包一顿饺子,喝几盅小酒就可以了。再说,我们也不在播川过,自从和高燕结婚以来,每到过年,都得回老家,陪我们双方的父母亲过,一直没在播川自己单独过过。

“哟哟哟!不兴?洋崴崴的,找了个北方老婆就幺不到台了唉!”常春对我讥诮道。

我说:“事实如此嘛,哪有什么洋崴崴的呢?”

喻朝晖意味深长的浅笑了一下,问我:“要不要腊肉和香肠,我给你带点来?”

我也不客气,说:“那好啊,有就来点儿吧,我正想着呢。”

喻朝晖又问常春要不要,常春却莫名其妙的生了气,赌气的说:“谁稀罕!我家老爹老妈早就准备好了,多的不是!”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谁有招你惹你了?”喻朝晖没好气地责问常春。喻朝晖那是做得好像揣着明白假装糊涂,我读得懂她的心思。喻朝晖又说:“怎么了这是?这腊时腊月的,常春儿,你跟我发什么神经啊?”

喻朝晖抬眼给我使了个眼色。我说:“算了算了,正月忌头腊月忌尾,不要别扭了,这两天工作上的事已经够不开心的了,就不要自己气自己了,大家都高兴起来吧!”

喻朝晖突然一下子手舞足蹈起来,一扫平时那沉闷的习性,高声大喊道:“那好啊,大家都高兴起来,新年快乐——

 

蓝色的天空像大海一样,广阔的大路上散满阳光

穿森林过海洋来自各方,千万个青年人欢聚一堂

拉起手唱起歌跳起舞来,让我们唱一支友谊之歌

…………

 

喻朝晖唱着跳着,满怀热情去挽常春的手。常春甩掉她的热情,哭笑不得。“疯子,谁要你的友谊!”

喻朝晖哈哈大笑。“是的,疯了,疯了,我们大家都疯了!”

我拍了拍常春的肩膀,“好了好了,这是干什么呢?”

“干什么呢干?把手给我拿开!”常春瞪着眼睛,狠狠叫道。

 

7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刘华英 2018-10-6 16:42
没有尽头的路
回复 老驴 2018-10-6 22:59
拜读!
回复 肖德良 2018-10-7 00:35
谢谢华英老师、老驴老师关注!本节又加了1000多字,敬请斧正!
回复 肖德良 2018-10-7 00:41
32节
县委裘书记、粮食局马占三和油厂曾国候开了个小型会,以企业发展和改革的理由,拉大旗作虎皮。
在播川,所有的乌纱帽都在他裘书记包包里揣起的。先换思想后换人,哪里有钉子,就在哪里拔出。
决定免去萧然的质量厂长,改任工会主席。萧的职务由曾国候亲自兼任。。。。。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