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粮路上(3) - 小说 -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 Powered by Discuz!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914|回复: 0

上粮路上(3)

[复制链接]

59

主题

447

帖子

846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462

金牌元老

发表于 2018-2-2 09:2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快到镇上的时候,场口是一段缓缓的下坡路段。父亲如释负重,健步如飞。板车后面的刹车棒在路上擦得哧哧作响。我却跟不上,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汗水都跑出来了。父亲恰恰相反,越跑越欢畅,还吹起了口哨。他吹的是《扬鞭催马运粮忙》那首曲子。现在看来,我父亲吹口哨的水平堪称一流,悠扬婉转,错落有致,既明快又嘹亮,当年若有CCTV3,他直接就能登上“回声嘹亮”的大雅之堂。

我边跑边挽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喘着大气说:“老者,太、太累了,歇、歇歇吧!”

父亲停下脚步,找了个僻静处把板车放下来,回头骂了我一句:“跟老子,就这点出息!”他掏出两根朝阳桥,一根自己点燃,一根给我,火柴扔给我。

一缕青烟飘过,我又埋怨父亲:“你不该把我高考的事情给王水那种人讲。”

父亲说:“那又咋了?读个粮校又咋了?民以食为天,哪家不吃饭?一个好好的学校,人家想都没不到呢。以后出来工作了,站起坐起都有吃的,咋了?不好吗?”

“可是天机不可泄露。像王水哪种人鬼奸鬼诈的,说不定哪天又要算计到你头上来,说不定还要打我的什么主意呢。”

“想多了!不就是七五年偷队里谷子的事嘛,都过去好七八年了,咋的?要记恨人家一辈子啊?”

 “老者你忘了?你保管的谷子少了几百斤,要不是派出所抓到王水,叫他到木仓底下指认钻穿的木板板,你还不晓得要被公社拉去关好久呢。”

父亲告诉我,说那时候王水人家穷得上顿不接下顿,一年做到头,到头来还不够吃不够穿的。王大孃肺结核既花光了钱,又耽搁了他出工抢工分儿的时间。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人要活命,到了那一步就会铤而走险。也不知什么原因,那几年,人们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了。

父亲又说:“你以为还是五九年那些年啊,等着饿死?”

“那也不能偷嘛,我最恨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我说。

父亲警告我,叫我以后不要再提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了,再提,他就冒火了。

父亲一冒火,我也就不敢再说王水了。土地还没有下户之前,他在生产队当了十几年的保管。每年,生产队里公粮如数上交,到了年关,队里就分余粮,然后盘点。父亲保管的粮食颗粒不差。现在想起来,当年在高等学校栏目下面的空格里填报了个粮校,并且也是粮食保管专业。大学没读成,读这个学校,也算是子承父业,为人生作了的一个备份。

天就要亮了,肚子也饿了,父亲找了个隐蔽的拐角处,把板车放好,他说到街上找点吃的再走。

我们来到镇上一个叫水巷子的街口,一盏电灯放着一圈昏黄的光。那是一家打着“魏家旺子”招牌的专卖猪血旺子的小吃店。灶台上大气汤汤,老远,人们就能闻到阵阵猪血旺子特有的浓香。在我们老家,魏家猪血旺子是卖出名了的。每道赶场天,店门口就围下一大圈赶场的乡民,挤都挤不下。就像吃上了瘾是的,他们手里递着钱,侧着身子等候,直到吃到了,才算是满足了一个心愿,抹嘴而去。坐下后,父亲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两毛钱给那个看似弱不禁风的老板娘。老板娘小心翼翼地给我们一人倒了一碗老鹰茶,接着就过去给那个肠肥脑满的老爷子打下手。老爷子的左手板上摊着一块猪血旺子,右手挥舞雪亮的菜刀在手板上飞快地飘,一片片鲜红的猪血旺子,就像一只只蝴蝶那样欢快地飞进热气腾腾的锅里。

瞬间的功夫,那老爷子捞起猪血旺子,往碗里撒了些葱花,又放了小点花椒面,端着两碗猪血旺子客客气气的放到我和父亲跟前。顿时,一股浓香馥郁的味道直往鼻孔里钻,吃到嘴里,又绵软又细嫩。那是我这一辈子吃过的最美的小吃,至今都还能回味起哪种特有的感觉。如今,过去老家小镇已变成了高楼林立的城市。可惜的是,当年哪种美味,哪种飘着一丝丝乡愁的特色美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哪里也找不到那个“魏家旺子”的招牌。时至今日,魏家那老两口肯定也不在人世了,也不知魏家老店搬到了何处。若能找到,如果需要,我可以帮他家后人把手艺做成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借助政府的手段,通过文化保护的方式保护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