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春节吃食 - 官方新闻 -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 Powered by Discuz!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969|回复: 0

那些年的春节吃食

[复制链接]

316

主题

324

帖子

99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999
发表于 2018-2-8 10:36: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西西弗斯 于 2018-2-8 10:38 编辑

38.jpg
      有一天同几个朋友探讨,为什么现在的人总是觉得年味越来越淡了?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是现在的物质生活丰富了,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过去那种盼望在春节吃上大鱼大肉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人们对节日的隐秘渴望,除了有一种仪式般的庄重期待,还有对节日里食物的依赖。在狗年春节快要来临的日子,请允许我像一头怀旧的老牛,来反刍一下那些年里春节吃过的饭菜。

  那些年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

  腊猪头肉。一头年猪,是那些年里,一户农家最重要的收获。那时的母亲在乡下,她是喂养一头年猪最大的功臣,也牵扯起了母亲那一年的全部岁月。在大年三十吃猪头肉,就是一年里最浓重的仪式了。

  腊猪头肉在年关就用柏树枝熏得油亮油亮的,看着都让人眼馋。就连晚上做梦都能梦见吃猪头肉。梦醒后,我的口水把枕头都打湿了。大年三十那天,爷爷把白萝卜汤里煮熟的猪头肉舀起来,放到一个钵子里,然后端到院子中央,点上一炷香,朝着石菩萨磕头,感谢上天的眷顾,也祈祷着来年的平安喜乐。

  随即,一家之主的爷爷就开始剔猪头肉了,爷爷剔猪头肉的神情相当威严,俨然一副领导的样子。爷爷麻利地剔着肉,我们这群小孩在一旁流着口水。爷爷突然来了兴致,把一块猪头肉塞到另一个小孩嘴里,我觉得他十分偏心,从此便埋下了对爷爷“仇恨”的种子。爷爷把骨头和肉分别放着,骨头用来熬汤,熬完汤的骨头最后还成了大黄狗的美味。记得有一年春节,我还为一块猪骨头和饥饿的大黄狗争了起来,现在想起来也是万般乐趣。

  红苕丸子。在我故乡的村子里,满山遍野都种着红苕。过年时,猪肉太稀有了,红苕就派上了用场,母亲会做红苕丸子来给一家老少解馋。她将红苕放到沸水里的蒸锅架上,煮熟后压成泥,再放入糯米粉和红糖,用手揉匀,做成丸子,蒸热后就能吃了。母亲做的红苕丸子是那么香啊,咬上一口,全身都暖洋洋的。前不久,我回到乡下,在一户农家又吃到了红苕丸子,吃着吃着,我的眼角就湿润起来。我来到山梁上,满坡的荒草在风中摇曳,村里人告诉我,那些地都荒了,早就不种红苕了。

  茄鱼。那些年的春节,能吃上一条鱼是多么奢侈的事啊!但母亲有的是办法,她可以用茄子来以假乱真。母亲做的茄鱼,就是用茄子、豆粉、红糖、泡姜和泡辣椒,做成红烧鱼的口味。我母亲真是一个“造假”高手,让我吃起茄鱼时,竟然真像红烧鱼的味道一样。

  大白菜炒肥肉。这也是那些年的春节桌子上一道诱人的菜,我在那些年的春节时总是吃得满嘴流油。这一道菜也成为我在小学作文里的“理想”。我在作文里憧憬道,等我长大以后,要是天天有大白菜炒肥肉,该有多幸福啊!而今,我的这个“理想”早已实现,却品不出到那时的美味了。有一年我回到乡下,看到农民们卖不出去的大白菜烂在地里,我的心里好难受。想想现在的我,已经没有“理想”了,就像那些烂在地里的大白菜一样。

  我再也想不起那些年春节的其他饭菜了,以上几道菜,都是“镇场子”的主菜。一个老板朋友告诉我,去年春节他请几个人吃饭,一桌吃下来,酒水饭菜就花了二万多元。前不久,我把文中提到的这几个菜告诉他,他大喜,问:“上哪儿吃啊,我不差钱。”我回答他说:“在高老庄,猪八戒呆过的地方。”

来源于遵义晚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