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仓轶事(二) - 杂文 -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 Powered by Discuz!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569|回复: 0

货仓轶事(二)

[复制链接]

113

主题

655

帖子

813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137

金牌元老原创摄影互动达人爱心公益

发表于 2018-5-27 09: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货仓轶事(二) 

图文  好摄南山 

    花开并蒂,各表一枝。

    话说上次在货仓被投诉被骂得狗血淋头后,打心眼儿里我暗暗告诉自己,在哪里摔倒就要从哪里爬起。尽量多接单多干活,多向王秀梅、叶应梅、陈应贤她们学习。中午休息时间不休息,找常哥要了几张白纸,把货仓里面的各种货物按照堆放的位置将其编号(P/N)全部抄下来,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我想,这样肯定可以尽地早熟悉货仓情况为自己的工作打下扎实基础。另外,常哥和华哥一致认为,我写的阿拉伯数字委实难看不好认,时间久了可能自己都不认识,于是给我布置了一份作业,即常哥每天负责将几张A4的废纸每张裁成8份,总共有几十页,用订书机装订成本,让我根据自己的字迹大小练习写阿拉伯数字,每两天完成一本交常哥检查。

    可能是我每天吃完午餐就进货仓的动机引起了 leader2黄凤迎的注意。一天,我正趴在货物边上认真地抄写货架上原材料的P/N

   “唔群給,咧海斗作咪嘢(吴全基,你在这里做什么)?”突如其来,吓了我一大跳。

    “阿迎啊,吓我一跳。”心有余悸,顿了顿,“我对货仓的货物摆放不熟悉,打算把所有型号的P/N都记到纸上,一目了然,加深印象。”倒豆子般我把我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

    “唔达嘅,齐咧咁,好生服嘅。(不行的,你这样会很辛苦的)。”

    “没事,开始辛苦后来甜,慢慢的我的工作顺利了就都好了嘛。”

    “嗯,很好!但你这样不一定是最好的。其实你可以给货物材料的型号归类,比如62328283507850775033等,这样的话整个仓库就只分成了若干个大块儿,先找大块儿再在里面细分,你看是不是更好记呢?”毕竟是领导,思路清晰条理清楚。

    “咦!是哟,它们前面的号码基本一致,不同的地方只是型号和后面的PIN数及尾数,先大分再细化,省不少事儿呢。”

    “咪嗨咯(就是咯)!所以说不要被满仓库的货物吓到啦,找到规律一切都会很简单。

    “嗯,好的,谢谢你阿迎!谢谢你的指导!”

    “没什么的,你哥和我讲了,你刚来这里,什么都很陌生要我多教教你。我和你哥是好朋友,不用这么客气。”尽管她的普通话很拗口,此时听起来硬是安逸得很。

    “你中午不休息的吗?”她突然问

    “这个嘛,我想早点熟悉货仓,正常工作,给大家分担一些事儿。不然又要被投诉啦。”

    “听口气,你好像还有点怪阿琴?”

    “不不不,不怪别人,错就是错,出来工作不做事,哪里都不会养闲人,即使是你有强硬的背景势力,对于其他人来讲,不公平。再说,今天有人罩到你,你可以保证一辈子都有人罩吗?

    “嗯!嗨咯(是呀)!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出来做嘢有料先达(出来工作有本事才行)。”

    “所以笨鸟先飞,我得先努力努力。”

    “好的,那你忙吧,有问题就找我。记得休息,别太累了影响工作。”

    “好的,我会的,谢谢!”

    “唔晒啦(不用了),BYE BYE!”

    “BYE BYE!”

    看着她走出视野,我又开始原来的方法,我觉得阿迎说的方法很适合,但前提还是要把整个货仓跃然纸上才行。

    接下来的日子,我的工作是固定循环的,每天抄型号、写数字、在三位美女的帮助下接单出货,找不到的地方大家一起努力,渐渐地,货仓的货物材料摆放位置开始在脑海有了明确定位,渐渐地我出货的速度达到了管理员林凤琴的要求,在货仓基本可以独当一面。而最主要是以前有一个叫邱建民的男孩子和林凤琴的工龄相当,能力相当,同在货仓,一山不容二虎,威胁到了她的升迁仕途,我的业务能力提升意味着邱建民要被调到四楼管理EMBOSS,这样,她货仓老大的位置也就毫无悬念。可我还是觉得,这个叫林凤琴的女孩子不怎么喜欢我们外省人,成天冷冰冰的,只知道吩咐干活。

    暮去朝来,我在货仓的工作开始步入正常化。四楼成品出货工作紧张时也会被叫下来帮忙,搬货箱、封纸箱、装塑料管、称数、打现品票等。别人干活我干活,别人休息我不休,在电视或书上都有那么一说多干多学,时不我怠,样样都会都精了我看哪个还会炒我?

    又是一个小休十分钟的休息时间,我手里的工作没有随着铃声响起而停下来。

   “靓仔,咁博嘅?晒唔晒咁哪?忧歇呀阵呱(帅哥,这么拼命的,需不需要这样嘛,休息一会儿)。”出声的是被我誉为PC一枝花的张秀清。人如其名,清秀而稚气,一头飘逸的长发用蓝色头巾轻轻一束,大方得体,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尤其是这两天刚住院回来,略带几许病态,更多了几分西施美。

    我没有回声,手里继续着称数的活儿。倒不是没有弄懂她的话语,只是心里有自己的想法,秀颜美色,非我夙愿,做好当下的工作才是王道。上个星期天,工厂来货,我被临时喊来加了两小时班,打卡则被安排在星期一下班后由华哥补打,结果我交卡的时候正好遇到人事课课长陈振荣先生——陈生。

    陈生是一位非常帅气的香港人,在厂里主要管理人事和纪律,其才华横溢,杀伐果断却不苟言笑,可能是工作上过于严肃的缘故吧,一般人只要听到陈生来了,瞬间都会老实很多,就怕一着不慎被踩到尾巴炒鱿鱼走人。面对这样一个人,华哥也感到头皮发麻,加班打卡都是他安排的,但我们都是外省人,来自同一个地方,弄不好就有串通骗加班费的嫌疑。他两眼眨都不眨一下地盯着华哥,吓得华哥结结巴巴解释了好半天才终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

    “下次提前和我说一声,免得别人误会。”冷冷地丢下这么一句话,走了。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被陈生盯上绝不是什么好事,加上前不久刚被投诉过,所以这个时候我心里想的是“勤勤恳恳地干活,该不会错吧?”

    “喺陈志常个细佬,好靓仔嘅(他是陈志常的弟弟,好帅哟)。”

    “喺喔,好巴败哟,好勤叻嘅(是喔,好了不起,好勤快哟)。”

    “我过得好其傻哈傻哈咁,好憨居咁,嘻嘻(我觉得好像傻傻的,傻瓜一样,哈哈)。”

    “冇咁讲人地,唔好嘅(不要这样说人家,不好)。”

    “佢都唔同我地讲嘢嘅(他都不和我们说话的)。”

     …

    其实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她们的岭南语我已经能够大概听懂一些,再猜一部分,百分之五十应该不在话下。也是为了挣表现,提升自己,对于她们的言论我一概不予理会直到上班的铃声响起。

    “唔群給,电话。”是一位名叫朱新友的女孩子喊我

    “好的,谢谢!”关掉机器,放下手里的活儿,我匆忙跑了过去。

    原来,是货仓的管理员林凤琴找我,生产线突然要某一种材料,很急,需要我去接单出货。和黄凤迎打好招呼,我回到了五楼。用最短的时间把生产线需要的原材料发了出去。

   “你帮我去四楼打一张现品票呢,马上就要。”林凤琴对我说着,并递给了我一串产品型号

   “好,我这就去。”

    匆忙又到了四楼,我才发现不对劲,她提供的型号没有告诉我打哪里制造。一般情况下都是有的,究竟是MADE IN CHINA还是MADE IN JAPAN亦或是什么都不用打?我脑袋里不停地转着,心里清楚,无论打电话还是亲自上楼去问都会被说工作不认真,蛮干,不晓得问问。于是我作了小聪明,全部都打,要哪种给哪种。

    再度回到五楼,我把什么都没打的那张递了过去。

    “顶改冇打边度制造嘅(为什么没打哪里制造的)?”果不其然,这女人怒目睁圆,深吸一口气,又要发作,我忙把打有MADE IN JAPAN的那张递上。

    “哎呀,顶改……(哎呀,为什么……)”刚想发火,我又把MADE IN CHINA的递给了她。

    “好啦,没事啦,去四楼帮忙吧,有事我会叫你的。”一边对我说着一边把现品票贴到了纸箱上。

    “好的。”走出货仓的时候,我感觉她偷偷地看了我几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