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粮路上(6) - 小说 -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 Powered by Discuz!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692|回复: 0

上粮路上(6)

[复制链接]

59

主题

458

帖子

869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698

金牌元老

发表于 2018-3-7 23: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听着张同喜那咆哮的声音,觉得好生搞笑。我死死盯住他那凶神恶煞的眼神,尽情地欣赏尽情地嘲笑。笑声一起,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笑得我滚来滚去像抽筋似的停不下来,放纵着,泪水也不由自主流淌了下来。

“张表叔,张同喜,瞧你,光天化日之下跟那个鸡婆怎么搞的,搞得声音都变态了是吧?”话一开口,就没把他再当人看,伸出中指指着他眼睛继续谩骂。“一听你那声音,我就周身起鸡皮疙瘩,跟一只疯狗叫似的!”

张同喜气得七窍生烟,举着刺刀一样的扦样器向我扑来。

根据那几年打架得来的经验,打架并不需要付出什么九牛二虎之力,也并不需要多高多重的块头,关键是要使巧力,再有就是下定决心出手要快,不打就不打,要打就要克敌制胜往死里整。别看张同喜牛高马大的样子,一个肘拐击到他满面络腮胡子的脸上,再用膝盖往那肥胖的肚子一撑,他立马倒在了磅秤上。我接着扑倒在他身上,死死抓住那把锋利的扦样器。并不是要抢夺,而是为了防身,防止张同喜失去理智的时候把扦样器当作凶器刺我。我转头面向交售的群众大喊:“看啊!看啊看啊!粮站的人,不但不收我家菜籽,还要杀人啦!”

整个场坝上立刻乱作一团。以我和张同喜为中心,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围上了看热闹的人群。

我父亲被突如其来的情景搞懵了,手忙脚乱不知所措。我说:“老爹,你赶快去派出所报案,就说,张同喜要杀我。”

“你狗日的才要杀我哦!”张同喜缓过气来,在我紧紧压住的肘拐下有气无力地说,“放开我,放开我!”

我指着他的鼻子说:“张表叔,老子现在就不放开你,也不敢放开你,老子怕你翻身起来杀我,等派出所人的来了再说。”

张同喜气喘吁吁地说:“你狗日恶人先告状,要猪八戒过河倒打一钉耙是不是?”

张同喜要我让他起来,把秤砣还给他,还用威胁的口气警告我:“老子告诉你,再不让起来就是妨碍公务,看不把你关起来!”

“我去你妈的!”我说。手肘拐再次朝他胸口上着力,压得他哎哟哎哟地叫。

父亲和派出所的人迟迟没来,我们就那样僵持着。场坝上的人们不耐烦了,不少人开始了谩骂,有的在骂他,也有的骂我。

派出所在区上,与我们公社粮站有好长一段路程。先前那个过磅的年轻人也不知消失在哪里去了。父亲回来的时候,粮站的领导接着到来,派出所的人没来,他们身后倒是来了个身材魁梧的、身穿八十年代四个兜的军装的军官。仔细一看,没想到是同班同学高燕她父亲高政委。高燕他们一家河南人,是我们当地战备机场场站部队某部的政委。读书期间,高燕经常要我帮她写作文。在一篇以爱国主义精神为题材的作文当中,她讲起她父亲曾经是最可爱的人,还讲起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与美国人作战的故事。高燕写作文的思路竭如古井,但她讲起故事来却是绘声绘色叫我思如潮水周身热血奔涌。没花多少时间,我就给她编了一篇老师和她还有我自己三方都感到可以打满分的记叙文。上学期,她还邀请我一起到师部他们家吃过一顿烩面。那天,高燕她爸爸妈妈都对我十分客气,还拿出水果糖和沙琪玛给我吃。只是没想到高燕第二天就不再理我,搞得我食不甘味睡不安枕难受了好长一段时间。她也显得极度烦恼的样子,我也不好再打扰她。冷静之后,我悟出了百分百的原因在哪里。但是尽管如此,还是对他们一家充满了敬意,每次遇到,我都跟往常一样叫她父亲高叔叔,叫她母亲李阿姨。他们家用粮站专供他们北方人的一种名叫“富强粉”的面粉做成的食品,无论是高燕悄悄带给我的馍,还是她家那顿烩面,一想起来,就有一种没法忘怀的滋味。

高政委连忙弯下身子把我拉起来,又叫张同喜把扦样器放下。

我喊了他一声高叔叔。

高政委操着一口浓烈的河南话,神情严肃地问我:“怎么回事?”

这时的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由自主泪水满面,

高政委拍了拍我肩膀,说:“哭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怎么回事?慢慢说。”

我站起身来擦干眼泪,跟他讲起从昨天三更半夜到此的缘由和遭遇的委屈。不料两个月不见了的高燕也出现在眼前。高燕照样没理我,这让我感到一阵万分的羞愧,在她面前,我已感到无地自容。

当着高政委的面,粮站领导把张同喜狠狠批评了一顿。鬼都知道他们那诚意,那是做给高政委看的,是看他的面子。高政委为了给粮站领导台阶下,叫我也跟领导们认个错,也包括给对我以强凌弱的张同喜。

张同喜理屈词穷,只跟我父亲说了声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认不得自家人。

父亲一时无话可说,顿了顿才说:“老表,给我收了吧,娃儿考了个学校,这是给他酬路费呢。”

“哦,是这样哦,那怎不早说呢!”他说。

又是一阵气不打一处来。“什么早说晚说?你说不干就不干!”我说。

身边一言不发的高燕瞪了我一眼,“怎么回事,你?”她责备道。

还是高燕她爸会打圆场,“好了好了,小伙子,考了个什么学校啊?”他说。

我没好意思回答他。

粮站的领导七手八脚地帮我家把菜籽过了称开了单,叫我父亲到场坝那边的收发室领钱。

张同喜也问父亲:“对了,他考了个什么学校啊?”

“他考了个以后管你的学校,你信不信?”一个似曾熟悉的声音高喊了一声。回头一看,原来是王水,他真是半路杀出来的那个程咬金。从昨晚遇到我们往粮站拉菜籽的之后,为了一个同样的目的,他也从家里匆匆赶来,不知他在这里等了多久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