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粮路上(7) - 小说 -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 Powered by Discuz!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864|回复: 0

上粮路上(7)

[复制链接]

59

主题

440

帖子

834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346

金牌元老

发表于 2018-3-7 11: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水的叫喊,暴露了我不愿告人的秘密,又一次引起我对他的反感。我说:“你吼个哪样吼?我读不读哪个学校关你卵事啊!”

王水尴尬地笑着说:“好好好,老表,不吼不吼。”

张同喜弯下腰去,催那个年轻的过磅员把过磅码单开给我。我接过单子一看,980斤。不对啊!昨晚我们用杆秤称的和这把磅秤称的数量就算有误差,也不至于差二三十斤吧。“你们这是什么秤啊?我们昨晚称的1000多斤,到了这里怎么就差了几十斤呢?”

父亲扯了扯我的袖子,说:“算了算了!”

对于父亲那种一贯忍辱负重的态度,我十分不满,“什么算了算了!不行就不行,这不光是关系我家,而且还关系到所有交粮和卖菜籽的群众!”

父亲说:“倒都倒进去了,你说得清楚啊?”

张同喜从我手里拿过码单,说:“小夏,把菜籽抓把给我再看看。”张同喜接过菜籽,放在秤盘上用秤砣装模作样碾压了一下,动笔在码单上号了两笔。回头对父亲说:“老表,数量就说不清楚了,中等改上等,五角八分一斤,该可以了吧?”

父亲连连点头称是满口答应,我却犹豫着。

不料高政委却挺身站出主持公道。他说:“这小伙子说得对,这个把磅秤如果真有问题,就不只是影响他们一家的事情,还关系到千家万户上粮群众的利益!”

高政委双脚踏上磅秤,把那几个200KG的秤砣一一取下,加了个100KG的,游锤抹到标尺零点,标尺的前端,一动也不动。

高政委回头批评粮站的领导:“我体重一向200多斤,到来你们这里就没有了。这就不对了,照这样下去,不就跟旧社会刘文彩收农民的大秤没两样了吗?”

粮站领导跟张同喜他们一伙顿时手足无措,这这那那吞吞吐吐,谁也没答得上来。高政委对他们正色道:“我是部队领导,按说不管你们地方这些问题,但是你们今天这事儿,得好好检查检查,这把秤在标尺上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好好检查检查,调整调整平衡螺丝,改正过来!”

那几个人就像一群俘虏似的,连连点头称是。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高燕双眼睛斜斜地盯着我,一张鹅蛋脸紧绷着,尽管她一言没发,但我见她那平时一直带着几分忧郁着的眼神,此刻就像燃烧的火焰似的,格外亮堂。

风波结束后,我们一起离开。高燕故意慢吞吞拖着脚步与她父亲拉开距离,转过身来警告我:“以后说话请文明点,不要叫我听到你那些脏话!”那声音和语气就像她爸一样,既低沉又严厉,让我感到好生震慑。后来才知道,他们那天是到粮站买面粉和菜油,才得与我相遇。等我们把钱领到后,她家面粉和油还没买好。高燕站在普通居民的队伍里排队等候开单,我跟父亲一起整理麻袋,高燕她爸一人坐在吉普车上,开着风扇歇凉。我们拖着板车临走的时候,父亲叫我过去给他们打个招呼以表示谢意。高燕她爸只对我淡淡的笑了下,扬了扬手,一言没发。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都怪王水那张嘴巴,把我和父亲卖菜籽的遭遇当成号外到处传播,又作了些添油加醋的渲染,使我人还没离开家乡,乡亲们就对我产生各种各样的想法。我想去王水家给他打招呼,叫他闭上嘴巴不要乱讲。父亲劝我算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说。

没过几天,高燕不知从哪里听到我们村口那口老井的泉水好喝,又清洌又甘甜,她就背了个军用水箱前来灌水,在那井台边故意逗留了半天。直到有人告诉我说有个姑娘在那里等我,我才知道是她。师部机关又不是没有,为什么跑这么远?她说她爸嗜好喝茶,好茶泡好水,人们都说我们村的泉水好,装回去好给她爸泡茶。帮她灌好水,那水箱自然就落到了我的身上,沿着那天上粮的路上又走了一回。走到冉家垭口,就在上次我和父亲喘气儿的路边,我把水箱放在几棵松树下,选择了个干净地方歇息下来。松树林下,我们说了许多以前不曾说也不敢说的话。高燕问了我读书的事情,又告诉我她就要参军了。她学校没考上,她爸要她去部队当兵锻炼两年再出来找工作。我们什么都谈了,就是不谈上次叫我去她家,却在第二天就不理我的原因。

我帮高燕把水箱一直背到她家楼下。她站在楼梯上,一手抓住护栏,一手拿着钥匙,我帮她把水背进家去。她说好事做到底,送佛到西天。我说不敢,我说她爸爸妈妈权力那么大,要是出个什么差错可是吃不了兜着走。高燕有些生气,她说什么权力不权力,人人都是平等的,就像粮站张同喜和他那把磅秤一样,不平等的,就得扭动平衡螺丝,调整平衡。她说当兵去部队之前,她还要继续到我们村口,去给她爸爸背水。

“好茶泡好水,好水要泡好茶,懂吗?”说着,她撩了我一眼

那段时间,我一直想老我和父亲卖菜籽那天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遇到高燕和她父亲高政委。像他们那种大机关的高级干部,身居要职,工作繁忙,即便有空,也不必亲自出马干那种琐碎的家务事,派个警卫员来就得了。可他那天却是真神贤圣。他原本是粮站在派出所人员缺位的情况请来的保护伞,但他却是大公无私,在是非对错面前,为我主持了公道。

深沉层次的问题弄不清楚,那就只好丢去奥秘面对现实。离去省粮校读书之前还有长长一段时间的等待,我心如止水,放弃了所有的想法,也包括上粮路上遭遇的喜怒哀乐,天天陪同高燕到老家老井灌水和背水。也不知那天是怎么回事,我们又一次走到冉家垭口时,高燕空脚空手反而累得气喘吁吁。我把水箱放下,牵着她的手,又来到那几颗松树下歇息。我打开水箱,用手心儿接了把泉水捧给她喝。喝过了泉水,高燕立马就恢复了神态。她兴致勃勃地说:“原想同学之间毕业了,分手了就有可能不再相见了,人生一辈子天各一方也许永不再相见,却不料在那天又鬼使神差又遇上,还是那种场合。你说,那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什么原因?”

我故意气她,淡淡地说:“什么日子什么原因,不就是倒霉的人在倒霉的日子遇到倒霉的事呗。”。

没想到高燕抡起小拳头在我胸口狠狠擂了好几拳,嗔怪着:“你你你!忘恩负义忘恩负义!“

可小别看高燕平时弱那不禁风的样子,她那小拳头一下一下擂在我心口的时候,着实引起一阵阵钻心的疼。我捏住她的手,她挣扎几下,扭不过我,随即栽倒我胸口,嘤嘤地哭,这叫我感到措手不及。

她又轮起小拳头擂了几下。”你你你!“止不住泪珠儿流淌。我掏出手巾给她擦泪水,她扬起头来,潮湿的樱桃小嘴黏上,舌头直往我口里钻,就像小蛇儿一样,到处乱串。那天下午,冉家垭口的松树林里,天当房地当床,阳光乱坠树木乱转我们完成了破天荒的成人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