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粮路上(8) - 小说 -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 Powered by Discuz!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374|回复: 0

上粮路上(8)

[复制链接]

59

主题

450

帖子

854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543

金牌元老

发表于 2018-6-12 23:3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84年秋天,我从学校粮油毕业后,由各级教育局一竿子插到底,分到我们播川县粮食局报到,教育局的介绍信上还要求主管部门尽快安排工作,以便结清每天8角钱的生活补贴。

那天运气好,粮食局的于局长正好在人事股检查工作。看于局长的年纪也跟我父亲差不多,我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于局长。于局长接过我手里的介绍信和报到证,又看了看我的毕业证书,说道:“工作分配的问题,是本着哪里来哪里去的原则。”

于局长要我回老家区粮管所,再由区粮管所的领导给我安排具体工作。联想两年前在上粮路上一系列遭遇和那场噩梦般的风波,我心有余悸。再就是出于对两年前与张同喜发生过争斗的顾虑,新手上路,他完全有可能报复我,或者不配合我。如果是那样,也就不好开展工作,想了想,我就跟于局长提了个要求,能不能不回我们老家工作。

于局长没搞懂我的意思,他眼睛向上一翻,瞪着我大声说:“哦!不想回老家,什么经验都没有,还想留粮食局啊?”

我连忙解释不是那种意思。我说:“回老家尽是熟人,不便于开展工作,我想到别的地方锻炼锻炼。”

“哦哦哦,原来是这么想的哦!你们有几个同学,还因为没分到老家,还闹意见呢,你倒好,不回老家,好公事公办是吗?”于局长喜形于色地说着。“那我另外给你安排个地方,铁桥粮管所,你知道吗?那里交通方便,所里的两个领导也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你去那里,你们一起就有共同语言了。还有,我查阅了你的档案,不是爱好写作吗?铁桥不远处是白云关,铁桥是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地方,白云关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五十年了,那里有讲不完的故事写不完的悲情,你去那里,定能找到你喜欢的东西。”

那天,我从于局长的眼神里看出他对我的青睐,至少,他对没有我产生反感。于局长拍着我的肩膀,一直送我到粮食局的大门口,临别时,叮嘱我到了铁桥就要好好干,年轻人不要怕吃苦,苦点累点是好事。最后,他还给我亮了一张底牌,播川县政府已规划了一家大型榨油厂,名字都想好了,叫做西南油厂。目前已进入了筹建阶段。国营企业,国家集中力量办大事,预计三年后就可以正式投产。

于局长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又说:“你不是学检化验和食品分析的吗?粮管所虽然没多少像样的检测设备,但得温故而知新,可别把学校老师教给你们那些东西给搞忘了!到时候有的是你的工作做哟!”

三年后,于局长把我调到西南油厂负责检测中心的组建工作。计划经济时代,油厂的原料由粮食局下辖各个基层站点收购,然后按计划调入。只要西南油厂的机器转动一天,所有站点的菜籽就不能流出县外。不管周边县份怎样出价,都不允许本县菜籽流出。

又三年,即1990年夏天,播川全县油菜籽又一次获得大丰收,那是播川菜籽种植历史上产量最多的一年,各个基层粮管所各个粮站又像1982年那样仓容爆满。为了缓解紧张局面,播川县政府责成粮食局给西南油厂下达了生产计划,分东南西北线路按先后秩序结合轻重缓急将各家粮管所的菜籽调运到油厂加工。于局长从有关单位抽调人员开了个油菜收购专门会,组织四路质量检查小组,分别派到各单位进行抽样检查。

事前,大家设计了一套检查方案。第一、每到一个单位,每到一间仓房,就按三层五点十八处,或者梅花桩的方法,上中下抽样,最大限度保证样品的代表性。第二,查看收购账簿,弄清每间仓房的账面数量,双方当事人和粮管所领导签字确认,然后贴封条封仓。第三,简陋就简陋,利用粮管所隧道似电烘箱当面检验水分,领导审核,双方在检验结果报告单上签字确认。等到菜籽调出的时候,开仓,也是三层五点十八处,逐一抽样检查水分,查看账本。

于局长要我带东路小组去各所属单位。东路是我老家,我又产生了还是1984年那样的想法,为了避嫌,我要求与西路组长调换个方向。于局长叫我不要换,直接去,等到调运的时候,再派别人去。

遵照油菜收购会议的精神和会上制定的质量检查方案,我带领的东路检查小组到了东路老家粮管所,再由所领导带着大家到下属各个粮站抽样。那天,一行人中午到了当年交售菜籽发生风波的公社粮站,按照检验、签字、封仓和存封账本的流程,大家按部就班展开了工作。不料检查张同喜仓库的时候,他至始至终怪怪的。轮到叫他签字交出账本时,我一句话也没说,他却紧张到了满头大汗的地步。

那天的工作是按照正常程序开展的,工作过程中并无差错。对待张同喜的态度上,工作中既坚持了原则,人格上,也没有给他半点难堪。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没过多久,就传来一个对我影响十分不好的谣言,并且传得沸沸扬扬有鼻子有眼的。都说我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利用手中权力,设计了个圈套给张同喜钻,整治了张同喜他们那一帮坏人,还给老家粮站留了个教训。

几年前,高燕服从当年大裁军的命令,作为军医,她从部队转业被安排到县第一人民医院工作。没想到关于我的那个谣言风言风语传来传去,竟然也传到他们一医了。周末那天下午,高燕下班回到家中跟我谈及此事,提醒我工作干事要把握好尺度,要注意影响,不要授人以柄,以为那是公报私仇。我被气得大声嚷嚷:“简直他妈的胡说八道!这种谣言你也信了?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小老百姓一个,屁那么大一个权力,有资格滥用吗?像张同喜他们那种哪根鸡毛当令箭的缺德事,我一辈子都做不出。这件事情是粮食局的决定,和我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他们那样说,全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准是那该死的王水那张臭嘴传出来的,搞得满城风雨,看老子哪天回去不找他算账!”

高燕急了,声高八度,吼道:“嗨嗨!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是那乌骨鸡,洗都洗不白,不是乌骨鸡,染都染不黑。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好心好意提醒你,还跟我发什么脾气?好心当成驴肝肺,冲我嚷什么嚷?真是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