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粮路上(10) - 小说 -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 Powered by Discuz!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816|回复: 0

上粮路上(10)

[复制链接]

59

主题

453

帖子

862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625

金牌元老

发表于 2018-4-2 12: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收拾了东西换好了衣服正要出门,屋外却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音。

大清早的,声音这么大,谁这么没礼貌啊?我开门出去,责备道:咚咚咚,咚咚咚,门都快被你敲破了!

一个护士,一个白大褂上沾满血迹的年轻护士,气喘吁吁站在门前,累嚯嚯地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请问这是高医生家吗?

“你找高医生什么事?”

护士的神色十分慌乱,说起话来更加语无伦次:快!快叫高医生!麻烦你,老家,你们老家,出事了......”

高燕站出来,见那护士一身血迹斑斑的样子,也显得紧张起来,我就是,你,你这是怎么了?她说。但她毕竟是上过战场的军人,血淋淋的场面见得太多,面对眼前情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别着急,慢慢说。”

护士顿了顿,缓了缓口气,说道:您就是高医生啦,是这样,是粮食局的人告诉我你家住这里的。你们,你们老家粮站的仓库倒塌了,打死了人,还有几个重伤!

“啥?怎么回事啊?”高燕也忍不住大叫一声。

见高燕那神情,年轻的护士倒是平静下来。高医生,您准备一下吧,车子就在外面等着,专门来接您的。她说。

高燕转身回屋重新换了一身衣服,风风火火跟他们上了车,回头对我说:你也赶快准备准备,我去县医院组织一下人手,我在那儿等你!

拉着高燕的车子刚走,粮食局的车子又停到门前。车未停稳,于局长就下来。于局长说:都知道了吧?刚才那部车子是我叫他们来你家的,马上跟我走。

“我要到县医院跟高燕打个招呼,高燕还在那里等我呢。”

于局长说:当地卫生所已经采取了急救措施,县医院就不要管那么多了,快走!

 

我和于局长风尘仆仆到了老家镇上。去粮站的路上已是人来人往,接近粮站的时候,我们的车子已经进不去了,只好远远停在马路一边。走下车来,于局长特地叮嘱驾驶员,把车子靠远点,不要挡住救护车的路。

粮站场坝周边围了一圈警察,他们肩并着肩严阵以待,只准人出不让人进。尽管如此,场坝上也是人山人海,哭喊声、求助声和叫骂的声音不绝于耳,那场面就像捅翻的马蜂窝那样,叫人紧张,一片混乱。

几个警察分开人群,把我们带到场坝上。垮塌的地方正是夏天我这个质量检查小组贴上封条的张同喜的那栋仓房,菜籽从南墙散落下来冲塌了北墙,北墙已是断垣残壁的惨象。更为悲惨的是,垮塌的断砖烂瓦,散落的菜籽和还有仓房东头新收的稻谷,把场坝都覆盖半边。场坝上一片狼藉,一块黑色的破布罩着被砸死的死者。我当时用毛笔在那一长条构皮纸上写下的年月日和那枚粮管所公章的封条,竟然浸泡在死者黑红的血泊里,字迹已经辨认不清了。于局长蹲下身子,揭开死者脸上的黑布,死者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妇女,脑颅破裂,脑浆和淤血已将她的头发凝成了一块块粘稠的血痂。

于局长的眼里不停地滚落着泪水。他将死者头上的破布揭下来,铺在地上,取下随身的小刀,把布上那些百孔千疮的地方划去,用手心将皱褶抚平,然后罩上死者的脸上。于局长拉着我的手,我们一起面对死者埋头默哀,行了三个鞠躬。

这时,两个小女孩突然跑来抱住我的腿,声嘶力竭地哭喊:“妈——妈——我的妈妈,妈妈呀——”这哭声叫我内心惨绝人寰,我跟着也忍不住哭起来。于局长拉住大的个女孩的小手,一手抱起小的个。叫她们不哭不哭,他自己的眼泪也滴落不止。

张同喜和他们粮站所有职工也不知溜到哪里去了,粮管所的领导也一个不在。于局长面露愤恨,转身径直往粮站的办公室走去。办公室里,除了我当年看到的那两个给群众抬热茶的年轻人外,粮管所的领导和粮站的负责人一个也没见着。

于局长怒气冲冲地问他们:粮管所的和粮站的人些,哪去了?!还有,张同喜那狗日的,躲哪里去了?!

当年那两个年轻人也老大不小了,但他们都被于他的愤怒吓得发抖。一个颤颤兢兢递上一杯茶水,于局长接过茶杯狠命一摔,茶杯的瓷片飞溅起来,正好砸到两个进门的中年人他们身上。

从那人的表情看,大概就是当地领导。的确,他们分别作了自我介绍,一个是镇长,一个是书记。镇长姓刘,书记姓王。刘镇长五大三粗的块头,脸膛被太阳晒得又黑有红,王书记一副书生模样,个头矮小些,面色也要白皙得多。王书记拉着于局长的手握了握,说道:你就是于局长吧?我们已经叫派出所把他们粮站职工保护起来了。

于局长不解,问道:保护?为什么保护?

王书记说:考虑到场面秩序问题,群情激愤的样子,担心情绪失控,不得不这样。

于局长说:这事纯属意外,怎么会情绪失控呢?

刘镇长有些激动,他带着责怪的口气说:于局长说纯属意外就不对了。你又不是不晓得我们这里是本县鱼米之乡,产粮大镇,每年粮食和菜籽产得多,你们粮食局也收得多,可是你们只顾收购,为什么就没想到多盖几间仓房呢?再说,一直以来,群众上交公粮余粮的时候,有人趁机就过人家的大秤,街上的居民,人家买米买油的时候,态度不好不说,还常常短斤少两,群众已是越来越不耐烦越来越不满意了。就拿眼前这个粮站说吧,有一年,有一家父子,为了孩子去读书卖几百斤油菜籽,深更半夜赶来排队,等到过称的时候,人家明明是干的,你们一个小小的保管员,这门那门烟杆脸盆,他说不干就不干,故意刁难人家,粮食局上上下下却没个态度。今天出了这个事,倒下的那几个,都是为了上粮,可他们却倒在了上粮的路上,你说......"

"老刘,别说这些了!王书记打断了刘镇长的话,我们还是商量商量眼前的事情吧!"

这个刘镇长与我素不相识,竟然也把我当年的事情当成案例编成了故事,还当面对我讲起。他无意说来,我却听着伤心,他哪里知道无意间又一次揭痛了我那陈旧的伤疤。我脸上发热,脑海翻江倒海,心里的感觉一如打翻的五味瓶,个中滋味难以言表。

刘镇长回头瞟我一眼,赶紧躲开他那愠怒的眼色。于局长也感到理屈词穷,无语。几位领导之间,一时也无话可说正尴尬着,120的救护车响起了鸣笛,高燕他们赶来了。大家立刻离开办公室,往场外赶了过去。

高燕打开车门走下来白大褂随风飘起,立即向随行人员交待抢救事宜。一句废话没有,见我就问:“情况怎么样了?”她问道。

刘镇长回答:“伤者都已送到场站部队医院去了。遵照你父亲高政委的命令,医院都采取了急救措施,接下来就是安排如何转院的问题。对于死者,下一步就是考虑如何跟家属协商解决的问题。”

高燕听了,立刻转过身来,脸上显出特别惊讶的表情。“哎!刘连长,你怎么在这里?”她说。

身边的刘镇长,怎么一下子又成了刘连长?我对他莫名其妙,重新把他打量了一翻。高燕转过身来,把我们互相做了个简短的介绍,刘镇长是当年带她们一起上前线的连长“我爱人。”她指着我,对她连长说。

“时间紧迫,小高,那我们赶紧去场站部队医院吧!”

对对!大家赶紧赶紧!前往部队医院”高燕招呼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