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州行考(BSBQ64) - 诗歌 -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 Powered by Discuz!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241|回复: 0

珍州行考(BSBQ64)

[复制链接]

405

主题

413

帖子

135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358
发表于 2018-4-10 08: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娄山地区历史上有三个珍州:一个是唐朝贞观年间设置的珍州;一个是北宋初年乾德年间设置的珍州,又改为西高州;一个是北宋末年大观年间设置的珍州,即清代真安州的前身。由于道光《遵义府志》等经典方志文献的影响,一般认为唐宋时期珍州管辖区域均在今桐梓县中南部与今正安县一带,实际上是这样的吗?2018年3月31日到4月3日,我到桐梓县南部、习水县东部、正安县南部一带作了一次专门的珍州行。

      1、 今习水县东部大部属唐代珍州暨北宋西高州辖地
   
    《通典》:“(珍州)领营德、夜郎、丽皋、乐源四县”。
   
    《读史方舆纪要》:“废珍州州西南四十里。唐珍州治此......《寰宇记》:宋乾德四年,珍州首领田迁请改州名,诏改高州,继以岭南有高州,改西高州,皆为羁縻地。大观中,复置珍州,移于今治......乐源废县州西七十里......丽皋废县,在州西二十里”。
   
    《元和郡县图志》:“夜郎县、丽皋县、乐源县 三县并在州侧,近或十里或二十里”。
   
    《读史方舆纪要》真安州部分其中关于唐代废县的部分,名义上以清代真安州为地理中心,实际采用了宋代珍州改西高州的古志资料,以宋代珍州改西高州今桐梓县新站镇作为地理中心。但是其他关于山河地理部分,又是采用了清代真安州为地理中心的资料。唐珍州治,在今习水县仙源镇金桥村附近。唐珍州夜郎县在今习水县仙源镇南部、官店镇、双龙乡、桃林乡、永安镇、二郎乡、二里乡一 带。唐乐源县在今习水县仙源镇北部、良村镇、温水镇一带。丽皋县在今桐梓县中部夜郎镇、松坎镇、大河镇、新站镇、小水乡一带。唐营德县,即荣德县,《纪要》未记,今桐梓县南部娄山关镇、九坝镇、花秋镇、官仓镇、仁怀县合马镇、二合镇一带,省后应该就近并入播州带水县。按《元和志》夜郎县治与州同治,在今习水县仙源镇金桥村附近,乐源县治在今习水县仙源镇集镇一带,丽皋县治在今桐梓县夜郎镇一带。但按《读史方舆纪要》乐源县治迁到今习水县温水镇一带,丽皋县治迁到今桐梓县新站镇一带。今习水县仙源镇金桥村这个位置正好是唐代珍州四县的地理中心与交通枢纽,今天若由桐梓县夜郎坝到金桥村修一条几公里长的好路,将302省道与320县道串联,可以大幅提高小区域的资源流动,唐代建州于此与自然地理为基础形成的交通格局有关。
   
     北宋珍州向东迁移到唐丽皋县(今桐梓县新站镇),更名高州(西高州),境内今天仍有几个高山村地名,与北宋高州建制有关。北宋西高州沿袭唐代珍州辖地,只是州府由原来的夜郎县治迁到丽皋县治。


      唐宋时期同名州县现象比较普遍,有两祥州两庆符县,一在泸州,一在叙州(今宜宾)。《宋史·诸蛮传》“南广蛮在叙州庆符县以西,为州十有四”校正为“南广蛮在泸州庆符县以西,为州十有四”,此祥州及庆符县在今合江县,即汉代符县之北部一带。南广蛮十四州庆符县为东界,可以证明此庆符县属宋代泸州而非叙州,在今合江而非宜宾,曾析置祥州又废;可以证明宋西高州(唐珍州)与宋滋州(唐淅州)边界在今习水县东皇镇一带,宋滋州(唐淅州)均只有今习水县西小部。

      2、寻找珍州地名的起源地“降珍山”
     
     《旧唐书·地理志》:“夜郎,汉夜郎郡之地。贞观十七年,置于旧播州城,以县界有隆珍山,因名珍州。 丽皋、乐源并贞观十六年开山洞置。”


       唐代珍州夜郎县属于另置,不属汉夜郎郡,《旧唐书》误以为即汉夜郎郡地。《旧唐书》记载珍州置于旧播州城,应指唐初播川镇。《宋史》:“渝州蛮者,古板凳七姓蛮,唐南平獠也,其地西南接乌蛮、昆明哥蛮,大小播州部族数十居之”。《宋史》当中“大小播州部族数十居之”,一般理解为播州及周边的大小数十个部族,或可将唐代播川镇即珍州一带理解为“小播州”。
2018年3月31日我坐车经桐梓县城及九坝镇、习水县仙源镇金山村、金桥村一带,翻过二台子来到习水县官店镇,我要去找降珍山,我把《旧唐书》所载隆珍山记成了降珍山。特别是看到官店镇车站附近的加油站曾经将名字写作“官将加油站”之后,我更加相信这附近曾有降珍山的地名。正好官店镇上赶场,我逢人便问降珍山,不管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开店的、摆摊的。中午没有问到,我在旅店睡了一觉,下午起来又出去问,还是没有问到。
     
      第二天就是4月1日,我起床还是去问降珍山。不管古代还是现在,作为大地标的山峰可能往往就是周围最高的地方。早上由官店镇坐班车来到桃林镇沙溪村,听说沙溪村有个尖峰山比较高,又听说桃林上面有个尖山子更高,于是坐摩托车又往桃林镇上去。摩托师傅姓任,路上任师傅告诉我,尖山子属于桃林镇凤凰村,现在与新龙村合并为龙凤村。路上任师傅还告诉我,桃林镇天隆村最高的地方比龙凤村的尖山子还要高,是习水县及桐梓县中南部一带最高的地方。
     
      那我就不找降珍山了,该找隆珍山了。唐代贞观十七年所置珍州,看来确实是在今习水县仙源镇南部、官店镇、双龙乡、桃林镇、永安镇、二郎乡、二里乡一带。《旧唐书》所载隆珍山,就是今天习水县桃林镇天隆村、龙凤村一带高峰,也是大娄山地区历史上沿袭千年以上的珍州转真安州地名的源出所在。而今天的习水县二里乡、二郎乡,正是唐朝夜郎县的音转。官店镇附近的里师,其实就是郎溪的音转。我去找降珍山,结果找到隆珍山,可以算是歪打正着了吧。
     
      由于现在这一带交通仍然十分不便,每天来往班车很少。3月31日在仙源镇金桥村箐角我没有下车,记得箐角有个小街,班车只从箐角西侧掠过。关于唐代贞观年间所置珍州州府的位置,现在还是只能说“在今习水县仙源镇金桥村附近”,极可能是在金桥村箐角东侧或东北侧一带。4月1日我也没有去到桃林镇天隆村、龙凤村一带,更没有去爬上那些高峰的峰顶,我所到的桃林镇集镇及放牛坪村一带其实已经比较高了,应该也属于唐代隆珍山的一部分了。

      3、北宋初年珍州治所东移到今桐梓县新站镇
宋太祖乾德三年(965年)田景迁以其地内附,赐名珍州,即唐代珍州之地,即今习水县东部、桐梓县中部南部一带。北宋此珍州迁治丽皋县(今桐梓新站镇),因此开宝元年(968)奏请更名高州,即西高州,今桐梓县境若干高山村地名与宋代高州建制有关。         
    《诸蛮传》称高州蛮在涪州西南,北宋时期的西高州已经管辖了部分娄山东麓今正安县一带区域。西高州后来无名,而播州降为城后隶南平军,则播州与南平军接界,可推西高州即播州三县之播川县(唐代珍州前身就是播川镇),宋代前期播州三县之播川县实乃上杨并田景迁的部分土地。今桐梓县羊磴镇、狮溪镇、水坝塘镇、黄连乡一带,在唐代属溱州荣懿县,在北宋荣懿县降为堡、寨之后隶南平军或南川县。今之桐梓县居娄山正中、黔省正北,南北纵长百余公里,据二县之地,而发展滞后。明代桐梓县松坎镇一带曾有边巡司建制,今天若在桐梓县中北部另置县级开发区,或可牵动较大区域资源整合。
     
       2018年4月1日中午我在习水县桃林镇集镇拜访了观音庙,然后坐车经桐梓县北部容光镇、花秋镇、高桥镇、燎原镇再次来到桐梓县城,没有去桐梓县新站镇看北宋田景迁的珍州,就在桐梓车站买了一张去东面正安县的车票。



      4、北宋末年珍州飞到娄山东麓今正安县一带


      由桐梓县城到相邻的正安县城的车票要70元,加上保险72元,比到重庆市区还要贵,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而大客车从桐梓县城出来之后,竟然向南往遵义市区方向走,在遵义市北郊折转向东绕道绥阳县城一带去正安县,这又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原来想的是从桐梓县城直接向东走芙蓉江上游一带,然后从太白镇、小雅镇、桴焉镇去正安县城,这一片都是我以前没有去过的地方,没有想到这段旅程就这样被别人取消了。而本来直线三四十公里的省道,现在走新修的公路绕出一百四五十公里,而公交公司愿意这样走,可想而知原先的省道公路多么难走。从今天桐梓县城到正安县城要横穿大娄山主脉,今天现存的省道公交师傅都已经不走了,唐宋时期的珍州又是如何从西面飞到东面去的呢?
     
      《宋史》:“徽宗大观二年,涪州夷大骆解上下族帅骆世华、骆文贵献地”。《宋朝事实》:“东西四百五里,南北三百五十一里,以其地为珍州,亦曰乐源郡”。《宋·本纪》:“以涪、夷地为珍州”。此珍州相当于唐朝三溪县、及隆化县南部地,即今正安县一带。



      5、唐朝时期今正安县一带不属珍州辖地,而属南州、宾州辖地。


    《读史方舆纪要》:“唐初,置南州,领隆阳、扶化、隆巫、丹溪、灵水、南川六县。贞观十一年,省扶化、龙巫、灵水三县,寻又并丹溪、南川二县人隆阳。又当山废县,亦在县东南。唐贞观五年置当山、岚山、归德、汶溪四县,属南州。八年,皆省”。“南州城,今县治。唐置州治隆阳县,后改曰南川”。“ 三溪废县,在县东。唐贞观五年置县,属南州。祝穆曰:县有僰溪、东溪、葛溪,合流于县之西北,唐因置三溪县,其所理名为石城,甚险峻”。《元和郡县图志》:“三溪县,中下。西北至州二百四十里”。


      贞观八年之前南州曾置十一县,均是相当于今天二三镇的小县,各县情况未详。合并之后到天宝年间有二县:隆阳县、三溪县。隆阳县即南川县,包括今南川县城及北、綦江县城及北及东万盛一带。三溪县,包括今南川县城以南,今正安县沿渡河以北,今道真县南角平模镇、三江镇一带。很显然唐三溪县与正安县、道真县一带的三江镇地名文化联系更为紧密,因为今綦江县之三江镇不在南川县东面,而且唐初南州十一县的地盘不可能都挤在今天綦江县一带。今天一般资料均认为唐代三溪县在今綦江县三江镇一带,则《元和郡县图志》记载三溪县西北到州二百四十里不知何解?
      
      《读史方舆纪要》:“ 隆化废县,县(南川县)东南百三十里。本汉涪陵县地。唐贞观十一年,置隆化县,属涪州。先天初,更名宾化县”。《元和志》:“溱州:东与宾州接界,山险不通,无里数”。
     
        唐代隆化县,即宾化县,这一带曾设置宾州,后划入涪州。此隆化县,也是并入多个小县而成的大县,可能包括了贞观年间夷州十三县之中五、六个县,相当于今天道真县大部和正安县沿渡河以南一带(除土坪镇、流渡镇、谢坝乡、市坪乡属义州洋川县)。唐代隆化县治在今道真县玉溪镇或旧城镇附近。今绥阳县太白镇、宽阔镇、青杠塘镇一带属唐代溱州乐来废县,东接宾州南境。当时不通驿,更主要是与唐代某段时期局部区域内僚人暂未完全归化有关。《唐书》记载南平僚南接渝州,这个渝州即邘州,今绥阳县一带。《元和郡县图志》:涪州管县四,涪陵,乐温,武龙,宾化。涪陵,今涪陵县。乐温,今长寿县。武龙,今武隆县。宾化,今道真县及正安县沿渡河以南一带。
     
      北宋初年田景迁的珍州已经管辖了部分娄山东麓今正安县一带区域,北宋末年骆世华、骆文贵献地的时候北面仍有南平军的建制,于是宋朝在娄山东麓今正安县一带另置珍州。北宋末年,珍州南面今遵义洪江以北以东到绥阳县北界为下杨遵义军(又降为遵义寨),洪江以南以西为上杨播州(又降为播州城、堡)。南宋晚期,下杨占珍州,上杨灭下杨。至元二十八年,于播州置绍庆、珍州、南平等处沿边宣慰司,杨家势力到了今天彭水、南川、綦江一带。

      6、正安白崖,美得理直气壮
     
       2018年4月1日下午四五点钟,大客车终于开进正安县境内。到了土坪镇牛都坝一带,我就发觉东面的山峰特别好看,就像是群山当中突然站出来一个非常漂亮的美女。芙蓉江东岸的浅丘背后是一列高山,高山的上半部有一条绵延数十里的白崖,纹理清晰,很是壮观。尤其是到了田生口的高处远眺和溪镇东边的高山白崖,美得实在令人惊叹,就像是那个站在远处的美女美得杀人。那片高山白崖巍峨庄重,南北两端线条流畅,若然一个巨大的精致的盆景,或者说更像是一块巨大的玉石、文化石。我以前在贵阳万东花鸟市场遇到过一些玩文化石的人,不知道他们看见如此大景的文化石能否出得起价钱。此景美得如此神秘,美得如此大气,却不是人工雕琢,也不是鬼斧神工,她是大自然的杰作。这片青山得尽芙蓉江千百年的滋养,她自然苍翠挺拔。这片白崖得尽芙蓉江浩荡的灵气,她自然美丽无双。我只是奇怪,多少年代多少雅士曾经从这里经过,为什么就没有人发现这片美景呢?为什么我以前还没有听说过这片美景?
     
       当天晚上住在正安,4月2日上午起床在县城周围转了一下,又坐公交车去北面的安场镇看了一下。想去更北的毋敛坝拜访务本堂,一问听说新州镇还比较远,于是只能留点遗憾往回向南走了。当公交车再次路过田生口的时候,也是艳阳高照的晴天,我朝东边的高山望去,却莫名其妙地再也看不清那片白崖,那么前一天我从这里路过的时候看到的胜景到底自己的心情投射呢?还是雨后初晴的佛光返照呢?
     、
       即便看不清白崖的纹路,那片高山傲然拔起的姿态其实还是挺美的。而要想再次看清楚白崖的细节,可能确实需要缘分吧。我很庆幸自己昨天曾经路过这个地方,曾经饱览这片正安白崖的美景。

     7、唐代义州洋川县
   
       《新唐书》:“武德二年以信安、义泉、绥阳三县置义州,并置都牢、洋川二县,五年曰智州。贞观四年省都牢。五年,以废邘州之乐安、宜林、芙蓉、瑘川四县隶之,后又领废夷州之绥养。十一年曰牢州,徙治义泉。十六年州废,省绥养、乐安、 宜林,以绥阳、义泉、洋川来属,芙容、瑘川隶播州”。《读史方舆纪要》:“绥阳县,州(真安州)东南二百五十里......都上废县,县西南二十五里......义泉废县在县西南百里......信安废县在义泉县南......洋川废县,县西北百里”。《元和郡县图志》:“都上县,中下。西北至州五十里”。《读史方舆纪要》名义上说的是清代遵义府绥阳县,实际上引用的是与唐绥阳县有关的古志资料。
      
      唐代武德年间义州的管辖区域。信安县,今湄潭县黄家坝镇、高台镇、茅坪镇、新南乡一带。义泉县,今湄潭县湄江镇、兴隆镇、永兴镇、复兴镇一带,县治今湄江镇。绥阳县,今凤冈县花坪镇、绥阳镇、土溪镇、新建乡一带,县治今花坪镇。都上县,今凤冈县龙泉镇、何坝镇、永和镇一带,县治按《纪要》在龙泉镇,按《元和郡县图志》在永和镇,则曾迁治。洋川县,今正安县土坪镇、流渡镇、市坪乡、谢坝乡、及凤冈县永安镇一带,唐代洋川县府在今正安县土坪镇一带。
     
       2018年4月2日中午,我到了今正安县土坪镇住下,相当于在唐朝义州洋川县城住下。在南宋时期,土坪镇一带实际上也属于骆世华、骆文贵献地所置珍州的范围。我沿着今天的土坪镇街道走了一下,从北到南要走出大汗,看来集镇规模还不小。土坪苞谷耙远近有名,我买了十个,香糯清甜,还带着新鲜的玉米叶或芭蕉叶的味道,确实挺好吃。
     
       2018年4月3日清晨,我去看了土坪镇上的几所学校,还有两个幼儿园,发觉现在的校园都很漂亮,老师们都很认真,孩子们都很幸福。
     
       2018年4月3日中午,我在土坪镇坐上回遵义的班车,暂时结束了我的这次珍州之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