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粮路上(13) - 小说 -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 Powered by Discuz!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500|回复: 0

上粮路上(13)

[复制链接]

59

主题

458

帖子

869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696

金牌元老

发表于 2018-6-16 14: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苟三的消息果然没假。三个月之后,播川县召开人大政协换届选举会议。先前,于局长曾向上级提出放弃局长而去企业当厂长的请求。西南油厂是由他一手一脚亲自兴建的,在他心目中,好比一个亲生的孩子,但在目前,又像一个带病生存的孩子。他希望能去那里亲手运作,亲自管理,让企业尽快摆脱困扰,健健康康正常运行。

组织部干部科的人先是感到诧异,继而觉得他糊涂。在他们看来,现在的用人导向越来越明朗,行政事业干部与企业单位干部的位置已然固化,待遇差别也越来越明显。县编办好比一扇钢板做的大门,把机关事业的编制关得紧紧的。除非有铁的关系,一般企业人员要想跨进那里的门槛,机会几乎为零。好多企业干部做梦都在往行政机关活动,削尖了脑袋也想往里面钻,请客送礼烧香拜佛四处求爹爹告奶奶都不成。一些人拿出学历、资历、职称和成绩等那些东西当成敲门砖试着去推敲,结果一件件如同破碎的鸡蛋,希望就像大漠深处望绿洲,看到的只是一片茫然。某个单位的某某某,为了老公的升迁竟然去陪主管他们的县长睡觉,一周一次,到现在八字也还没一撇。于荣辉倒好,放弃行政编制往企业走,显得不可理喻。不知内情的好心人好心劝他,遇事要冷静,问题要考虑清楚。几个熟人笑他书呆子,傻帽儿一个,责备他头脑发昏,此举荒唐。去了企业还回得来吗?你以为行政部门是什么?狗洞啊?想进就进想出就出?有人甚至怀疑他的动机,拿着好好的局长不当,去那里干什么?捞油水啊?但是于局长不为各种说辞所动,还是坚持经过他的想法。

但是,对于他的请求,无论他怎么陈述,主管粮食局业务的县长始终还是没同意他,其实,那也是为了保护他。两会结束后,根据人事安排,决定原外贸局副局长马占三任粮食局局长,决定原粮食局局长于荣辉去政协经济界别任副主任,保留正科级。于局长啥也没说,也就心安理得的去政协报到上班。

那个周末,于局长和马局长办工作交接。他先给我打了个电话,叫我去他办公室一趟。他是老牌大学生,把他大学时候读过的几本较为重要的技术书籍送给我,把记录着建设西南油厂前前后后的经历的个人日志也送给了我。他说那些东西他是用不上了,根据我的个人爱好,留待以后说不定还用得着。

以后就管不着你们了,好自为之吧!他不无遗憾地说。

还是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人整人整不死,天作孽不可违。半年后,省粮食厅费了几番周折,最终将于荣辉调去厅工业处任处长,主管全省粮食系统的工业企业。此前,于荣辉任播川县粮食局局长兼西南油厂党委书记。西南油厂属国有大二型企业,党委书记在行政上可享受正处级待遇。他这次调省厅,算是工作职位上的名至实归。在组织部办手续那天,县委裘书记不得不贴着脸皮前来为他送行,满面尽是尴尬。临别时,裘书记握了握于荣辉的手,堆上笑容说:到了省里,那就是在皇城脚下了,老百姓都说皇城脚下捡狗屎都有三分福。以前有不周到的地方望多多包涵,以后,可得关照关照我们这个粮食局,也望多多关照关照我本人噢!

于局长平静地说:书记大人,你可也得好好的关照关照你自己主抓的西南油厂啊!

九月,一个周末的上午,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带着一班人马,包括苟三在内,到我们西南油厂开了一个全厂职工大会。会上宣读了一个红头文件。文件上说,根据政策规定,企业单位不再保留行政级别,企业单位厂长就是厂长,也不存在行政级别。企业单位不管什么大型中型还是小微型,全部实行归口管理。按照行业归属,西南油厂隶属播川县粮食局管理,人事任免也由粮食局安排。

轮到新任的粮食局局长马占三说话的时候,也没说过多的话。他说,为了照顾到生产经营企业的业务衔接,原单位的厂长一级的领导班子,暂不作调整。马局长说话的风格与原来的于局长完全两样。于局长属于典型的企业干部,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就事论事,语气生闯闯的,说话干巴巴的。马局长截然不同,海阔天空,口若悬河,时不时打着官腔,满口政治。他先从我们党一以贯之的民主集中制原则讲起,特别强调要下级服从上级的原则。油厂好多人不了解内幕,对于他所讲的好多内容和目的没法完全理解。但我却从他那转弯抹角的口气中,顺带把原粮食局于局长批评了一顿。市场经济,重在变革,不要只顾拉车,不看道路,业务做得再好,走错了方向有什么用。他对西南油厂过去的问题作一通批评。但到最后,又没忘记对企业领导和职工讲了一番支持和鼓劲之类的废话。

那天,我在台下认真记录上级领导所讲的内容,也注意观察台上各位领导脸上的表情。领导们神态各异,有的眉飞色舞,有的紧锁眉头,有的东倒西歪,有的正襟危坐,还有的道貌岸然假装正经。只有对苟三的神情读不懂,他一言不发地坐在台上最靠右的位置,也跟我一样,专专心心记录每个上级领导的讲话精神。

我从心里暗暗骂苟三,这狗日城府太深,简直就是深沉莫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