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粮路上(27) - 小说 -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 Powered by Discuz!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351|回复: 0

上粮路上(27)

[复制链接]

59

主题

471

帖子

894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947

金牌元老

发表于 2018-9-1 00: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色向晚,外面草坪上,几棵茂盛的南洋杉顶着积雪,也顶着天光。一楼化验室各个房间里,已是一片昏暗。我裹着老丈人的军大衣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睡觉,忽然感觉肚子有些饿了,就起身打开应急灯,去三楼找来一只实验用的不锈钢锅和平时私藏的一瓶小酒,再回一楼化验室样品预处理间。又从样品柜里取一瓶本厂菜籽油,找去找来,找到一包用于萃取花生含油量剩下的花生样品,通通都放在实验台上,点燃酒精炉,准备整点吃的。

常春回来了。她风风火火走进隔壁常规实验室。隔着玻璃墙,我看她把一大筐样品放在实验台上,哈着气搓着手。她身上,还东一块西一块粘贴了些黄泥巴。

我把油炸好的花生米装进烧杯里,再去去常规实验室,叫常春过这边预处理间来。见她冻得浑身打抖,就把军大衣给她披上。

常春披上军大衣,就像当年的高燕一样,点燃了一种相当于铿锵玫瑰的气质。她抓了几颗花生米丢进嘴里咀嚼着,还是浑身打抖。我打开那瓶私藏了好几年的小酒,取下一个50ml的小烧杯满上,问她会不会喝酒。

她说:“会喝一点点。”

“那就来一点点,驱驱寒吧。”常春说。

我把那只小烧杯递给常春,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来,干一杯!”我说。

小烧杯碰得叮当作响。常春也没有推辞,扬起脖子就就那样一饮而尽,几声咳嗽,咳得她双眸泪花儿直转。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慢点慢点,喝酒要雅致,摇慢慢品慢慢尝,怎么能一口就干了呢?”

常春抬起一张呛红的桃花脸,流着两行可怜的泪珠儿,绽开一排晶莹剔透的牙齿,笑着说:“谢谢老师关心,记得了!”说着转身回到那间常规实验室。

实事求是的说,这几年来,经过反复试验和摸索,常春在使用气相色谱和原子分光光度计那些高精的仪器设备方面算得上个行家里手。但在常规检测项目上,她就不太熟悉。

我从器皿柜了取出三个三角瓶、三个具塞三角瓶和一个100ml的烧杯,要她把分别放在电子天平上将三角瓶称量,一一除皮,记录在理化指标原始记录表格上。然后举起样品瓶上下左右摇了摇,打开,捏起一根短小精致的小玻璃棍,把试样引流到100ml小烧杯里。再引流大约20ml,分别到两个三角瓶和两个具塞三角瓶里。又引流20ml在罗维朋比色计1英寸槽里留着做色泽检测,最后剩下的留做加热试验。这是两个物理指标,检测过程简单,结果合格。

第二步,教她检验酸价和过氧化值。先做酸价。打开双人双锁试剂柜,拿出乙醚和酒精瓶,量筒量取乙醚和酒精各150ml,分别加三个三角瓶里,滴两滴酚酞指示剂,握住常春的手,要她右手捏住滴定管,左手摇起三角瓶,教她滴酸价,同时做空白试验。常春两只手到位后,我即刻然后松开。

常春那样子笨得要死。她捏着滴定管,可那标准液怎么也滴不出来,瓶子也摇不转。我又靠上去,再次捏着她的手,手把手教她搞滴定。那一刻,常春的身上更加浑身打抖,并且,牙齿也忍不住发出上下敲打的声音。我问她怎么了,像打摆子似的?她什么也没说,只顾浑身打抖。突然,她一个转身紧紧抱住我,叫我浑身不是滋味,一时不知所措,也差点打抖。常春说:“萧老师,抱抱我,抱抱我,抱紧点,我冷,我怕!”瞧她那可怜的样子,我就顺从她的心愿,抱了抱她,就像呵护自己的妹子那样,抱着她。

冷静之后,教她一点一滴的滴。新手上路,手脚不灵活,到达滴定终点时,溶液由无色变成粉红色。经过计算,虽然平行试验结果超过允许误差,但在平均下来,结果还算合格,还能接受。事情得慢慢的来,我就没有指责她。

接着做过氧化值。再试剂柜里取出一瓶三氯甲烷,一瓶冰乙酸。以期加进三个具塞三角瓶里。由于天气太冷,冰乙酸已然凝固,怎么敲打也打不开。又点燃酒精炉烧了一盆热水,把冰乙酸丢进热水里溶化。等乙酸溶化后,天已完全断黑了。

往三具塞三角瓶里别倒进三氯甲烷、冰乙酸和碘化钾,放进暗柜静置3分钟,加水和淀粉指示剂,直到深蓝的试液变透明,记下标准溶液消耗,做完过氧化值,

计算误差,指标合格,数据比酸价更精确。“瞧瞧瞧瞧,你进步真快!”我夸了夸常春。

各个检项检验检测过程,都已填在检验检测原始记录表格上去了,就差脂肪酸指标没能检测,也就没有确切的结果。“那就等到来电后再说吧!”我说。

常春说好。然后,我们一起去厂门口那家小饭馆家炒了两个菜,等着喻朝晖回来一起吃。天已黑尽了,喻朝晖也不没回来,我们就端碗吃饭。

“还要喝点吗?”我问常春。

常春说:“那就再来小点吧。”

“那好,我也有些冷,我多喝点,你就少喝点,以便我醉后好扶着我。”

我们再次举起,叮当一声,喝了。

回到厂里,打开应急灯,各自回各自的房间准备休息。不想常春又死死抱住我,脸色发烫,闭上眼睛,拉住我的手,往她高高的乳房摁去。接着掀开内衣,又拉住我的手,往她细腻又温暖的乳房上抚摸。她那反常行为叫我措手不及,霎那间就像触电一般,浑身酥软。

我憋了口起,使劲抽回我的手。我说:“常春,常春,干什么你?”

常春已醉得倒在了沙发上,闭着眼睛,气喘吁吁地说:“不干什么,就干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