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粮路上(28) - 小说 -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 Powered by Discuz!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841|回复: 0

上粮路上(28)

[复制链接]

59

主题

471

帖子

894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947

金牌元老

发表于 2018-9-16 23: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等了整整一个通宵,直到天亮,也没见高燕到来。上当了,又被她虚晃一枪给耍了,真是玩儿不过她。天色大亮。雪后放晴的天空格外绚烂,初升的太阳出来了,上下天光,山岗梯土,大地田园立刻一派明晃晃的景象。肚子又开始闹革命了,准备到厂门口那家小饭馆整碗远近闻名的黔北名优美食播川羊肉粉。

回头一想,常春还在化验室没出来。打算过去叫她,但一想到昨晚那惊心动魄的一幕,爱莫能助,便立刻打住。

我给高燕打了个电话,问她怎么没过来?高燕余怒未消,没好气地说,怕打断我的好梦。她那语气,就像亲自逮住见不得人的现场似的,叫我提心吊胆。

吃过早餐,回到厂里,电就来了。我和保卫科值班室的小于去化验室,叫常春起来吃早餐。常春从沙发上坐起来,也不抬头看我,但见那双平时波光闪闪的大眼睛,显得有些红肿,眼色里流露着忧伤,叫我心里平添难过,既有几分可怜,又有几分可爱。

我折回厂门外,从那家小饭馆端来一碗播川羊肉粉回化验室,当着小于,夹带着领导那种特有的关怀的口气叫她趁热吃下。饿坏了吧?我说。只要站在对方的角度,傻瓜都能听出我这话中声东击西的意思,其实是为了弥补心中那几分歉意。

常春说她不饿。走出门外,眯着细长的丹凤眼看了看外面银装素裹的雪景。她捧了一把纯净的白雪洗了把脸,捋了捋头发,正眼看了看我,底气十足地说:好了,上班吧,继续我们昨晚的工作去。

还是先把东西吃了再说吧!我说。

常春也没有再闹别扭,端起羊肉粉就吃。趁此机会,我去精密仪器室,打开空调,打开气相色谱仪电源,预热。仪器温度和压力上升到合理区间后,再打开氮气开关,调节氢气发生器和空气发生器参数。又把她昨晚带回的五个样品都配制成试样,按照12345的顺序,在试管上贴上标签。然后用酒精和试样洗净五支微量进样针,坐到电脑前,打开软件第一通道,把电压值调节到合理范围,设定35分钟的分析时间,等着她进来操作。

常春进来,我把第一个试样递给她。她接过试管的同时,五个手指忽然捏住我整只手,闭上眼睛捏了一会儿,胸脯弹跳得厉害。她闭着眼睛,喘了喘气,才开始操作。我强作镇静,问她行不行。她颤抖着说没事,然后拿起微型进样针,定定神情,对准气相色谱仪六通伐中间的进样孔,一针插了进去。

常春一针推进,我这边电脑界面上即刻显示色谱图。那些七高八低不成规则的波峰,就像医院的病人心跳急剧的心电图一样,给人一种濒临死亡般的感觉。

对照《GB1536 菜籽油》国家标准,包括普通菜籽油和双低菜籽油,正常情况下,主要特征指标脂肪酸的组成分别是:豆蔻酸几乎为0,棕榈酸在27%之间,油酸在60%左右,亚油酸在1130%,亚麻酸该在514%。显示屏上数据显示:油酸为37%,亚油酸为35%,豆蔻酸0.5%,棕榈酸为6.9%。所有数据都不符合菜籽油脂肪酸的范围。凭着这些数据,已能断定这批油品已不是菜籽油,或者说是至少已经参了假的菜籽油。但是如果是参杂了其它什么油的,那为什么棕榈酸又符合标准呢?那么到底参杂的什么油呢?开始,我怀疑是三级豆油,但是鼻子一闻,却没有豆油的豆腥味儿。对照《GB1535 大豆油》标准,指标也不尽合乎。就算大豆油的其它脂肪酸数据在某个区间波动,但有一个却是十分清楚的,那就是豆蔻酸的含量也跟菜籽油一样,几乎为0。盯着这个0.5%6.9%,叫我这个久经历练的行家也感到纳闷。既不是菜籽油,又不是大豆油,从棕榈酸数据分析,也不是棕榈油。内行都知道,棕榈油在10上下就要凝固,混合了棕榈油,油脂就会变浑浊。谁脑子进水,会在大冬天的去参杂棕榈油呢?那到底是什么油呢?我自己问自己。等所有波峰都走完,我叫常春过来查看。

常春也瞪大了双眼,一时间,觉得十分奇怪。“有假!”她说。

“是的,是有假!可是假在哪里呢?我问常春。

常春说她也不知道,。她想了想,说道:这还不简单吗?问问母光龙不就得了?

我说:你说得轻巧吃根灯草,这一单业务我在前几天就知道了,货就是他母光龙采购的,他会你吗?再说,他现在和我平起平坐,你叫我怎么问呢?

那怎么办?常春说,要不让我去问问?他要再不老实,看我不再给他两耳光!

你以为还是上半年啊?别想太天真了。我说。我叫她先别声张。质检工作,全靠数据说话,先把剩下的几个做完了再说。

那好吧!常春说。

两个小时后,脂肪酸数据全都出来了,各项特征指标大同小异,都有问题。

我再问常春,昨晚取样的时候,那些车皮上的铅封是不是完好?照相没有?

常春说铅封是不是完好,她和喻朝晖都不清楚。车上结了冰,她们都没能爬上去,都是母光龙和谢长华他们上去取的。照片倒是照了,喻朝晖拍的。我又问她喻朝晖拍照的时候,母光龙他们看见没有。常春说喻朝晖找了个与车皮平行的位置,车皮顶上对着天空,又有火车站的灯光照着,两个人一举一动都看得一清二楚。她和喻朝晖被车皮的阴影遮挡着,那里黑黢妈孔的,他们不会晓得。我竖起大拇指,说她们做得好。

那好!你赶紧出具检验报告。报告上要注明国家标准数据,要出具我们的检验数据。判定栏不下结论,备注栏里,只注明谁谁谁取样,本结果仅对样品负责。最后下达质量通知单,就叫质量疑似不合格等等,完了赶紧过那边去!我说。

在常春填写检验报告和质量通知单的时候,我把留存用十多瓶样品装进易制毒化学品的保险柜里,又一样选了两瓶,拿到楼上我的办公室。收拾完毕,走出门外。这时候,外面地上的桐油凝,已经开始化解了。我叫值班的小于发动车子,带上常春,往转运站那边赶去。

 

远远的听到有人在吵架,我叫小于停下车子下车看看。小于当过解放军,他习惯性的为我打开车门,抬起手,护住车门,生怕撞到我的脑袋。我走下车来,举头一看,原来是在铁路那边油罐车的车顶上,喻朝晖正跟那几个人吵架。几个彪形大汉,对着喻朝晖指指点点的,那情形几乎要动手打人,几乎要把她扔下车去。

不准下!不准下!检验报告没来,就是不准下!喻朝晖厉声大叫着,毫不退让。

喻朝晖!喻朝晖!你到底让不让?闪不闪开?母光龙的食指已指到喻朝晖的额上。

喻朝晖说:有本事就打死我,把我从车皮上摔下去!

母光龙恶狠狠地说:你别逼我,信不信?再不让开,看我不真的把你摔下去!

这时,常春已悄悄爬上了油罐车,猝不及防地对准母光龙脸上啪啪就是几耳光。她一边扇,一边就像机关枪扫射那样开骂你家妈的逼,不晓得天高地厚的狗东西,晓得吗?对喻工下手就是对你家妈下手!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角色?欺负一个女人就是欺负你妈!你妈没教好你,今天我替她教你!摔吧,摔吧,来把我也摔下去吧!谅你狗日没得啷个大的屁眼儿!说着,她就一屁股坐在顶盖上,指着母光龙说,来嘛,来噻!今天不把我摔下去的都是幺儿,都是姑娘生的,狗娘养的,都是烂私儿,杂种儿!

这个常春真算是个泼妇。平时里,什么事情对于她来说,只要好好的,什么都好说。但是一旦把她惹毛了,什么脏话粗话都说得出,骂街,毫不含糊。她先前在化验室里说过的那些话,果然说话算话。几耳光突然扇下来,扇得母光龙晕头转向,他自己差点没摔下车去。谢长华连忙劝阻,常春却不依不饶,抬起脚尖往母光龙的下身踢去。

谢长华语无伦次地说:好了好了,好女不跟男斗,母厂长母厂长,好女不跟男斗,喔不不不,好男不跟女斗,你就下去嘛,下去嘛!

母光龙一顿狗血淋头,连爬带滚下了车,抬眼看看我,满面羞愧。我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瞥了他一眼。那样子就像做了贼似的,屁滚尿流而去。

我仰起脖子,明晃晃的太阳晃得睁不开眼睛,什么也看不清楚,抬起手臂挡住阳光,只见谢长华等人在车皮上,溶入到明晃晃的阳光之中,就像一个个若隐若现的惊叹号。我用强迫的口气喊谢长华:谢站长,你给我下来!

怎么回事你?检验报告还没送达就要卸车?出了问题,你兜着?我把检验报告递给谢长华,要他仔细看看那些色谱图和脂肪酸的数据。

啊?那是什么油?谢长华一阵紧张,六神无主。

 昨天不是说储油罐还没清腾吗?怎么今天就慌里慌张的下了?急不可待?

我哪里晓得呢,母光龙叫下的呀,已经卸下了4个车皮了,那怎么办,萧厂,你看,你看该怎么办呢?

我盯住谢长华,他眼神有些躲闪。我说:怎么办?凉拌!你是脑壳都长到母光龙肩上了,自己没脑筋啊?

人家现在是主管营销的厂长呀!你叫我怎么办呢?照粮食局马局长的业务划分,我这里已经属于他的管辖了啊!

哦?是这样吗?我怎么没接到通知呢?动作也太快了点儿吧?”谢长华今天不告诉我,我还真是不知道,就跟上次小袁带他到我办公室说他是上面派来的质检科长一样,让人错愕。我说:“那好,那你就等到他给你的好果子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