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上楼下 - 散文 - 遵义大视界--分享故事,分享生活 - Powered by Discuz!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96|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楼上楼下

[复制链接]

60

主题

491

帖子

934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343

金牌元老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晚上十一点刚过,喝过茶水,看着电视,忽然觉得前两月把那张从老家弄来的四方桌移动电视机一边,实在有些不方便。遂将茶几移出原位置,搬动沙发,以便腾开地势,把四方桌回归原位。看着这个老古董,想起老家生活,怀想乡愁,田园牧歌,心里就会感到踏实得多。

几十年来,我从乡村走到县城,又从县城走进城市,在这个小区买了一套供普通老百姓居住的商住楼,门牌号码1-6-2。这个小区可不小,从火车站往下直到石佛路一带,是个大大的市民小区。以前冷冷清清的,政府和住户都天天担心炒不起来,当领导的有所顾虑,就饥不择食盲目招商引资,引进了一大批各种各样的商家,到后来就搞成吵吵嚷嚷大杂院的样子。我们这个楼盘,是当年蔬菜队的地盘,房子也由村里的小包工头儿修建。为了省钱,他们在施工过程中,在保证结构安全的前提下,尽量节约成本,具体体现在各层楼房的隔层地面,都不是水泥现浇的结构,而是水泥预制板搭盖而成。大家都清楚预制板的中间没有做实,都是空心。就这样十几年以来,楼上随便那家有点什么动静,楼下都有共同的感觉。今夜的动作,就不可避免要发出震动声音,我想。

要密切注意动向,尽量不要影响楼下那家人的生活。可这四方桌还没来得及回归原位,正考虑着,客厅门就敲响了。门一打开,不出所料,正是楼下经常向我发出警告找我麻烦的1-5-2那家。

1-5-2这家以前是桐梓人,也跟我一样姓萧。那家老先生死了,老太太就搬走了,搬到了什么地方我不知道。眼下这家人是从桐梓人手里卖出的二手房之后再转手而来的,算是三手房了吧。这家人是从正安搬来的,他们入住没多久,就引起楼上楼下左邻右舍的不快。自己家中房间里收拾尚可,但在门外却是垃圾遍地,夏天季节苍蝇四起,臭不可闻,楼上住户经过都得捂住鼻子经过他家门口。然而针对别人,却是那么不依不饶吹毛求疵,无理取闹找我家茬子都找了好几回。今天夜晚,不是那年轻女子尖声尖气的谩骂,也不是以前那满面愠怒的退休先生,更不是那一身农村妇女着装的老太婆假装善意打招呼,而是个戴着眼镜从未见过的中年人,他家儿子,看样子算是个小知识分子。

这个戴着眼镜的小知识分子气势汹汹地指着我的鼻子说,三更半夜的你家究竟要干什么?还要不要人睡觉!

眼镜又说都这么长时间了,你们老是不顾他人感受,一天到晚叮叮咚咚的,太过分了!

我说,整个挪动前前后后没超过五分钟,这就过分了吗?看你也像个知识分子,文质彬彬的,说话就不能客气点吗?都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本应该互相包涵互相关照才是。楼上楼下的,说一点都不影响也不现实,就请你们多多包涵下吧。

眼镜却不买账,吼道,我家上有老人晚上睡不着觉,下有三岁的娃儿怕遭惊醒,一遭惊醒就做噩梦。你晓得不晓得?!还有你家那间房子,经常听到床上及噶及噶的,到底要骚扰我们好旧?!

我爱人忍不住了,她立刻站起身走到门口过来解释。她说,我们已经注意到你家几次三番的招呼了。你看,你看,你们看看,为了不影响你家,我们把所有的木椅子都包上一层厚厚的棉布,读三年级的女儿常常在外面蹦蹦跳跳,到了家里就像惊弓之鸟一样,先把外面穿的硬底鞋换了,换上软底的布拖鞋,走过去走过来尽量不发出声音和震动。那间房间是我们书房,阳台上偶尔浇浇花,也会引起你们谩骂。我们白天在单位上班人多事多没时间,晚上还要把白天没做完的事情继续做完。他还要搞项目搞创作,偶尔起身翻翻书柜上的资料,还得轻轻搬开凳子。

累了困了,躺在床上休息一下是正常。以前,你们说床上发出几噶几噶的声音叫你们睡不着觉,那是一张木架子床,为了不让你们睡不着觉,我们都把它扔了,换了一张真皮橡木床,没有声音,没有干扰,你们还要怎么样呢?

扔了?你们那间房间三天两头的也在几噶几噶的响,搞个啷个什么卵名堂嘛?还叫我们睡不着觉嘛!

听了他那羞辱的脏话,是可忍孰不可忍,爱人也是用尖声尖气的声音说道,搞不搞啷个卵名堂不名堂关你狗日卵事!搞哪样嘛?就是做爱,没听到过唛,请毬你家竖起耳朵偷听啊?

就这样,纷争升级,1-5-2一家四五个都上来了。眼镜举起拳头向我头上打来,爱人立即挺身而出,给他挡了过去。

来吧,来吧,看你一副知识分子逼样儿,来打我吧!爱人愤怒之极,骂道:只要是个人,只要不是畜生,就要懂得讲道理。我们这栋楼住的都是老百姓,都不是从皇宫搬来的,住到了一起,一有什么动静就不要神经过敏,不要假装大尾巴狼,怕吵吗?怕吵就住政府小区去,怕吵就住别墅群,住富人区,住皇宫去好不好?!

说着,她就摸出手机摁了摁电话。

那人模狗样的眼镜及一家四五人继续胡搅蛮缠。老子告诉你,我们是从乡下搬进城的农民,有本事你搬走,老子就是死,要死在这里!

我也冒火了。如果所有但愿楼上楼下都像你这样神经过敏故作矫情,还要不要楼上过日子啊?现在都已进入法治社会,眼下正在打黑除恶,看你这装模作样的样子也像个懂得点有文化的人,可是就怎么就不懂得人情世故的道理,不懂得与人为善和谐相处房道理呢?要死吗?还不如死在一楼平台上,那里通宵达旦都在打麻将,嘁嘁喳喳的声音没完没了。也可以死在大街上,车子一晚到亮都有震动。还有,还有门面那些做钢构的,一天到晚都在故意翻出叽叽喳喳的噪音,都是小小老百姓,就不要太把自己太当回事,想死啊,那就死去吧!

那戴眼镜的小厮顿时恼羞成怒,说着骂着又鼓起眼蛋儿扬起拳头朝我头上打来。但那狗爪子还没来得及够着我,就给一只大手死死拧住。抬头一看,原来是110指挥中心出警,为了制止楼上楼下两家的矛盾和争斗而来。制止争斗。是的,他们就是我爱人打110电话报警而来现场解决问题的。

怎么了?怎么回事?都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吗?110说。


                 

分享到: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赞 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遵义大视界  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401号    客服热线: 0851 - 28875552

公网安备 5203020200100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